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春日宴晏

文/云胡

新浪微博/@云胡不夷儿

作者有话说:

这一篇稿子的灵感来源于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修复师用自己的一生让许许多多的文物再一次呈现在我们面前?‍?‍?‍?‍?‍?‍?‍?‍?‍?‍?‍?‍?‍?‍???‍?‍?‍?‍?‍?‍?‍?‍?‍?‍?‍?‍?‍?‍???‍?‍?‍?‍?‍?‍?‍?‍?‍?‍?‍?‍?‍?‍?。这样的生活无疑是枯燥的,但我希望,有一个人的出现能像柳柳一样,做文砚平淡岁月里的星辰?‍?‍?‍?‍?‍?‍?‍?‍?‍?‍?‍?‍?‍?‍???‍?‍?‍?‍?‍?‍?‍?‍?‍?‍?‍?‍?‍?‍???‍?‍?‍?‍?‍?‍?‍?‍?‍?‍?‍?‍?‍?‍?。

因为思念成河,所以我乘舟而渡?‍?‍?‍?‍?‍?‍?‍?‍?‍?‍?‍?‍?‍?‍???‍?‍?‍?‍?‍?‍?‍?‍?‍?‍?‍?‍?‍?‍???‍?‍?‍?‍?‍?‍?‍?‍?‍?‍?‍?‍?‍?‍?。

01

微凉的春风吹过故宫里的一面面红墙,树底下的御猫眯着眼乘凉,还有几只蹭着坐在四合院里少女细白的小腿。

柳柳今年从R大的历史系毕业,被爷爷介绍在他的一位同事底下实习。她看着门上的小牌子端端正正地刻着:书画修复组。柳柳不禁对里面的人产生了几分好奇。

爷爷看着正在逗猫的柳柳,恨铁不成钢道:“你每天不是骑摩托就是玩滑板,前些天还被车队赶出来,哪有个女孩子的样子?

柳爷爷是修复文物的老手艺人,本是书香门第,在柳柳这一代,除了延续着可观的智商外,突然迷上了一些极限运动,性子也格外活泼。

柳柳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再次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不会惹事儿的,放心吧!

被车队踢出来的几个月内,爷爷让她借着修文物的机会来修身养性,又担心这冒冒失失的性格生出些岔子,给文砚添麻烦。

柳柳喂着猫,听见背后的门打开了。她提着被精心包装过的陶瓷跑过去,不想太心急,脚下一个趔趄,平趴在地,盒子里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她正准备爬起来时,就有人从屋内踏了出来,声音温润如玉,甚至带了些笑意:“怎么?这才四月就急着给我拜年?

咦?不是老叔叔吗?怎么声音这么年轻?柳柳忍不住发出疑问三连。

或许是保养得好。

这么想着,柳柳仰头没看见脸,只看见那人手里拿着一张写满了“寿”字的宣纸,灵机一动,一字一句地大声道:“祝文叔叔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她语气诚挚得就差没磕个头了。

“心意我收到了。”文砚顿了顿,“不过,小姑娘,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当比想象中年轻了十几岁的声音再次传来时,柳柳终于抬起了头,对上了文砚饱含笑意的眸子,扬起的笑容明月清风般俊朗。

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

爷爷是不是对“老先生”这三个字有什么误解?

想到刚才自己叫他叔叔的画面,她窘迫地又低下了头,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文砚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打趣道:“故宫可不能挖洞。

柳柳被人窥探到小心思,尴尬地扶了扶额,瞥到爷爷捂面叹息的样子,自己突然也不是很想爬起来。

“我家柳柳就这个毛病,冒冒失失的。”爷爷有些歉疚,“还要请你以后多多包涵。

柳柳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这才细细打量起与爷爷交谈甚洽的人——下身着一条浅灰色宋裤,风轻轻一吹,宽松的宋裤便仙仙然飘了起来,勾勒出好看的身形。

他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尾处还有一颗褐色的痣,看起来好不倜傥。柳柳脑子一热,一句诗便冒了出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文砚吗?

爷爷走后,文砚拾起从包装盒里散出来的陶瓷碎片,打量了一会儿,说道:“色泽挺不错,送我的?

柳柳的眼神还停留在他俊俏的脸蛋上,遂狗腿地点点头。

“既然被你摔碎了,那么这个月的实习工资就拿来赔吧。”然后,他又补充,“虽然今天不是我生日。

谈钱伤感情,柳柳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之前对他生出的美颜滤镜也破碎了。

公子?抠门公子还差不多。

02

博物院周年展览即将来临,需要被修复的古字画一批又一批地送进来,大部分都是以“寿”为主题,不少画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发黄,破碎。

文砚问:“洗画学过吗?

柳柳想要一雪前耻,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自信地点点头,挽起袖子拿刷子蘸了温水便往图画以外的部分抹。

忽然,一根柳条打在了她手上,柳柳下意识地便把手缩了回去,怒视着始作俑者。

“命纸需要你抹?”文砚拿着柳条,“画心摆在那给你好看的?

柳柳不服气,又拿起刷子抹,手背又传来一阵痛意。

“画心要被你给磨没了!

“一碗温水被你刷成了冷水,重新倒一碗回来。

“糨糊做得这么稀怎么用?

文砚的帅哥滤镜已经碎得拼不回来了,面前的人俨然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柳条怪。在下一秒柳条要打在柳柳手背上时,她及时地跑了出来,踩上滑板便逃之夭夭。

下一秒,柳柳便在门口摔得四脚朝天。

文砚也不恼,慢悠悠地走过来,朝她伸出一只手,笑容似这四月的微风。

柳柳的心跳得飞快,看他这么好心过来扶自己,脑补着要怎么傲娇又不失颜面地接受。

文砚见面前的人躺在地上无端发笑,无奈道:“下次跑的话记得把刷子还给我。

而后,他抽出了她另一只手里的刷子。

“……”

整整一天,柳柳要么被晾着,要么被赶去喂猫,或是学搅糨糊。

修缮文物这个职业实行的是朝八晚五的上班制度。按理说柳柳已经可以打卡回家了,却猫着腰在草丛里左顾右盼。

文砚问:“怎么还不回家?

“嘘。”柳柳比了比手势,让他过来,“这有猫生崽崽了。

柳柳抱出了第一只猫崽,文砚嘴角抽了抽,沉默了许久,待到捡出最后一只猫崽时,他才道:“你踩到我的菜了。

“哈?”柳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脚下,是被自己踩得稀巴烂的小青菜,她急忙跳开几步,不小心扯到了摔破皮的膝盖,面部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柳柳再抬头时,已经不见文砚的身影,以为他又生气了,逗着小猫说:“他这人真奇葩?‍?‍?‍?‍?‍?‍?‍?‍?‍?‍?‍?‍?‍?‍???‍?‍?‍?‍?‍?‍?‍?‍?‍?‍?‍?‍?‍?‍???‍?‍?‍?‍?‍?‍?‍?‍?‍?‍?‍?‍?‍?‍?。

“蹲着膝盖不疼啊?”文砚拎着药箱和一个铺满碎绒布的小纸箱,“自己过来抹药。

柳柳听见背后的声音,虎躯一震,惊恐地望过去。文砚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后,提醒道:“脸上的糨糊可以当你一碗饭了。

语毕,他便把小猫崽一只只放进纸箱里。

柳柳应了声,坐在石阶上,余光里瞥到文砚的身影。夕阳的余晖打在他的侧脸上,勾勒出好看的轮廓,周身的独特气质又别有一番风味。破碎的帅哥滤镜好像慢慢恢复了。

柳柳眼里闪着小星星问:“你也不回家吗?

“等猫妈妈回来,带去宠物医院看看。

猫奴柳柳有被打动到,只要他不在工作状态,还是比较亲切和蔼的。

文砚看了看表,忧心忡忡地说:“不知道这么晚还给不给做绝育手术。

柳柳石化,觉得自己快要裂开了。

03

“这东西和你挺像。”文砚修补着桌上的图,用半开玩笑般的语气对柳柳说。

柳柳立即凑过去,以为是什么公主、贵妃,一看才发现是只黑牛,沉默了一会儿后,回怼:“彼此彼此。

“我和你说话像在对牛弹琴,你呢?

柳柳自知理亏,反驳不出个所以然。她跟着文砚学修缮已经有小半个月了,正是忙的时候,还只是做一些磨性子的基础工作,不添乱就算不错了,被嘲讽也是经常的事情。

憋屈劲儿一上来,她手上捣糨糊的动作就大了些,硬生生把罐子给戳破了。

柳柳整个人都僵硬了,保持着先前的动作,笑得比哭还难看。

文砚眼里似笑非笑:“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

翌日,柳柳华丽丽地逃班了,别人上班是赚钱,她上班赔的钱把自己卖了都还不上,现在唯一值钱的就是抵押在车队的摩托车了。

“柳姐,今儿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王毅吹着口哨问。

“王毅,这是我的车。”柳柳摸着自己抵押在这儿已久的摩托车,激动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呵呵。”王毅不屑一顾,“把你上次砸了我摩托车的钱还了再来。

柳柳心想这人也太厚颜无耻了,为啥砸他摩托车不明白?天天调戏队里的女孩子,没砸他本人已经不错了。

“要么,你赢了我这局,这车你就拿走。

柳柳在别的方面不敢吹牛,但玩摩托,她没在怕的,也不看看她柜子里有多少奖牌,于是自信地应邀。

待她换上赛车服后,不少人都等着看笑话,直到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神似文砚的人,她定睛一看,确实是他。

柳柳还欠了他一大笔钱,加上逃班,此刻不禁心虚地低下头,但她已经是这里的焦点人物了,要想让别人不注意到都难。

可文砚只是在人群中不起眼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她。

柳柳拼起来从不管三七二十一,她一言不发地戴好头盔,一字一句地对王毅说:“今儿我赢了车我拿走,我输了就再不到你这来。

王毅爽快答应:“得嘞。

一圈下来,柳柳几乎使出了全身力气,领先了王毅一大截。在最后一圈时,摩托车突然不受控地抖动,柳柳使劲儿扭刹车就是没用,在过弯道时,大半个身子被甩在外面,摩托车还是停不下来。

文砚拧着眉心,听见旁边的一个男生带着哭腔说:“我早应该知道王毅不是个好人,柳柳姐,我对不起你。

后半段,摩托车终于停了下来,她边推着摩托车,边流下了眼泪,可是在赛场上,没人知道她的崩溃。

明明,就只差一圈。

文砚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柳柳,她仍穿着赛车服,整张脸都哭红了,赛车服和里面的衣服也被高强度摩擦磨破了很大一块。

“哭这么久,不喝水吗?

柳柳一见到文砚,感觉更丢脸了,哇的一声就哭出来:“我真是太蠢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她脑子是真不好。事出反常必有妖,王毅平时怂得不敢和她对视,有脑袋的人都知道他会蓄意报复。而自己脑子一热,什么都忘了。

“你衣服破了。

柳柳脑补着此时自己狼狈的模样,哭得更伤心了,只好拿文砚的衣服擦鼻涕眼泪。

文砚无奈地从帆布包里掏出针线和碎布,在她衣服上破洞的地方一针一线地补了起来。

柳柳看愣了,抽泣声也慢慢停了下来,她忍不住问:“你……怎么随身带这个?

“放包里一直没拿出来。

柳柳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针在衣服上穿梭,时间不知不觉在指尖流逝,面前的人突然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文砚被这炽热的目光看着,有些不自在,“你一身破破烂烂,我都不想认识你。

费了好一番功夫,衣服上多了几个小花和小人,虽然不算好看,但胜在平整?‍?‍?‍?‍?‍?‍?‍?‍?‍?‍?‍?‍?‍?‍???‍?‍?‍?‍?‍?‍?‍?‍?‍?‍?‍?‍?‍?‍???‍?‍?‍?‍?‍?‍?‍?‍?‍?‍?‍?‍?‍?‍?。没想到,他不仅长得好看,技能也多。

柳柳抹了一把眼睛,小声说:“我本来是想赢了把摩托车卖钱还给你,毕竟我全身家当也只有这些了。

文砚对上她红彤彤的一双眼,笑道:“破罐子值不了多少钱……”说到后半句,他的语气也逐渐转为严肃,“我也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这一行,要少两分浮躁,多几分赤诚。

都说,认真的男人魅力十足,文砚在柳柳面前已经镀上了一层金边,散发着夺目的光彩。原来,颜值和能力是可以并存的。

“哭好了就骑电动车送我回家吧,我衣服上都是你的鼻涕。

“……”

04

四月下旬,连绵的雨天,屋檐滴落着水,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的味道和各种花香。

自那以后,柳柳跟在文砚背后好好学修缮,只是心灵手不巧,做什么都比同期的实习生慢一大截,只好通过接送文砚上下班来多点学习时间。

“看这里,画心发黄,还有斑点。”文砚拿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再从电脑上通过现代技术看见装裱材质,“古代的装裱师有点偷工减料。

柳柳盯着他认真的侧脸,故做感叹状:“那要怎么样才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文砚有意要捉弄她,特意强调:“首先糨糊要做好,其次是存放问题。

“糨糊”二字戳到了柳柳痛点,她回过神来,哭丧着脸说:“怎么办啊,你前几天用的糨糊都是我做的,我做得很烂的。

柳柳苦着脸,没再傻盯着他,文砚才勾了勾唇角:“没事儿,反正你做的糨糊我也不敢用。

“……”论腹黑,说文砚第二的话,没人能称第一。

阴雨连绵的时候,故宫的人比平时少了很多。雨势渐渐收住后,文砚带着柳柳拿相机在故宫四处转悠,镜头里是阴沉沉乌云底下的紫禁城,看起来磅礴而宏伟。

最后的几个镜头记录下柳柳认真学修缮的模样,她发现文砚在拍自己后,甜滋滋地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她看文砚不说话,又补充:“其实吧,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话可以挑明了说。

文砚望着相机里她甜甜的小梨涡,眉眼略带笑,但还是正经道:“哦,你爷爷说让我录像给他看。

闻言,柳柳呆滞了一秒,又低下头继续认真地工作,未见其嘴动,只听其声:“把刚才那段剪了!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文砚的耳根早已染上了一抹红晕。

天空一阵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随之而来,室内的灯响了一会后,忽然就灭了。

室内静谧,同时也听不见文砚的声音。

柳柳打着手电找到他,发现他苍白着唇坐在屋角。她思虑了一会后,坐在文砚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说:“没事儿,我在呢。

她打开手机,放起了《夏目友人帐》。

动漫内容温暖治愈,文砚靠在她肩膀上一起看,僵着的身体也逐渐放松下来。

柳柳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语速缓慢道:“你看,妖怪也是善良的,它们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你。”她面对他,眉眼弯弯,“你这样想,黑夜就不那么可怕啦。

文砚看着她小鹿般灵动的双眸,似清川溪流,似雪地月光,只是遗憾不能将这个画面记录在相片中。好在黑夜能遮住他微红的脸颊,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应答声。

05

“柳柳姐!”一个抱着滑板的男生,还没到门口便大喊,“我也来啦!

文砚正在门口喂猫,看见跑进来的男生,脑子里有了点印象——那天比赛在他旁边哇哇大哭的人。不过他脖子上居然挂了张工作牌。

纪唐和柳柳同是R大历史系学生,当了一段时间实习历史老师后,还是来了这里。

“是你啊?”纪唐看着文砚,眼里溢出了惊喜。

柳柳从屋子里出来,疑惑问:“你认识他?

“哦,他就是那天……”

文砚冷冷打断:“既然是来实习的,哪个组的?

“书画修复组!”纪唐左看右瞥,“我师父呢?

文砚无言,怎么带的一个两个都是熊孩子。

纪唐来了一段时间后,柳柳愈发觉得自己四肢不协调,脑袋不灵光。同是去黑固色,他比自己做得更好。

“柳柳姐,有车队想邀请你过去,王毅已经被官方警告一次了。”纪唐还在为那天没及时告诉柳柳有诈而自责,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和她说。

“他们那还说,免费赞助摩托。

柳柳眼里先是一亮,片刻后含泪摇了摇头。虽说她的性子还没完全被磨平,但已经会思考到方方面面了。不是她不想,而是这样走了,未免也太对不起文砚了。

文砚看出她的失落,拿起相机说:“我们修缮的文物已经送到了博物院展览,要去看看吗?

工作日的早晨,人还不是很多,文物被隔了一层玻璃保护起来。隔壁一个钟表修复组的老师傅也在观摩。

他看着里面修的八音盒,感叹道:“本来把它修得能出声了,但放在这里头看,还是太可惜了。

说着,他眼里弥漫了万千情绪。

文砚也看着被装裱好的字画,仿佛在回忆过去的种种,眼眶有些红:“只要它好好地在就好了,总有人替我们把这份手艺传承下去。

柳柳看向他,闲余的时候,爷爷和自己说过他的经历。说起来,他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从幼年时便跟着师父们学习这门手艺,到如今已经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

万物有气而聚之为灵,里面的作品融入了各代修复师的感情,而使文物也有了生命?‍?‍?‍?‍?‍?‍?‍?‍?‍?‍?‍?‍?‍?‍???‍?‍?‍?‍?‍?‍?‍?‍?‍?‍?‍?‍?‍?‍???‍?‍?‍?‍?‍?‍?‍?‍?‍?‍?‍?‍?‍?‍?。日复一日的修缮成为他们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文砚也是如此。

纪唐看柳柳也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面,安慰她:“你想玩滑板吗?我带过来了。

说着,他展出胳膊下夹着的滑板。

柳柳神色一亮,和纪唐悄悄跑出去。放眼望去,故宫还是比较空的状态,滑起来也方便多了。

文砚在馆里转完一圈后,目光随着老修复师手指的方向而落向不远处逆光踩着滑板而来的少女,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进,心跳也随之跳动得愈发厉害。

文砚拿起相机,拍下了青春洋溢的画面。

柳柳在他面前稳稳刹住,目光明亮:“咱们是要回去了吗?

文砚又看着欢欢喜喜跑过来的纪唐,忽然发现,柳柳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眼睛里才会如现在这般撒满星河。

“嗯,咱们走吧。

06

文砚几乎是被柳爷爷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便在各个修复组里转悠。后来他长大被保送到了数一数二的大学,仍旧没忘初心,选择了这份工作。

修缮文物讲的就是一个细心,而柳柳完美地避开了这个词,瞻前不顾后是常有的事。

钟表组的女前辈串门的时候,看着柳柳笨手笨脚的样子,忍不住感叹:“都说名师出高徒,怎么一代比一代差。

柳柳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一直在尽自己全力,闷着声不反驳。

反倒是纪唐“哼”了一声,“我们师父宠着,怎么了?

文砚走过来拍了他的后脑勺:“真没规矩,这是你师娘。

闻言,柳柳和纪唐同时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久久都没缓过神来,没人说过他有老婆啊!

文砚不紧不慢地解释:“钟表组的老师父看你有潜力,把你调过去了,所以你师父是那位了。

纪唐替柳柳松了一口气,擦了擦莫须有的眼泪:“即使我走了,我的心还留在这里!

“我真的很差吗?”柳柳坐在石阶上,拿树枝画着圈圈,“我总觉得我做不好。

文砚坐在她身边,毫不留情地说:“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这么笨,我也没办法教。

然后,他又补充:“不要总在不合适的东西上浪费时间。

柳柳埋着头,闷闷地应了声。良久,她低声问:“那我在你身上算浪费时间吗?

文砚看不见她的神色,缓缓道:“有一个,算一个,况且,我对你本身就没这个意思。

“你自己考虑清楚吧。”话落,他转身离开。

在柳柳坦白了对他的心思后,文砚对她便疏远了很多,说是为了避嫌。

柳柳总想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铁树也会有开花的那天。直到他们组又来了一个女实习生,每天缠着文砚问这问那。文砚既不毒舌,又耐心的样子让她好生羡慕。

“文砚,你那个新来的实习生不错嘛。”钟表组的前辈看着刚被修缮过的字画,眼里流露出了赞赏,“这么快就能独立完成工作了。

柳柳站在他们身边,几次想开口说那是她完成的。但想到他们会戴着有色眼镜看自己,就忍不住一阵心酸。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开口了。

纪唐看柳柳蔫了好久,像是柳树入冬,枯了枝。对比从前在领奖台上熠熠生辉的女生,完全不是一个人。

“柳柳,摩托车比赛还有几个月就开始了。”纪唐扭捏着,不知道该不该说,但还是努力斟酌措辞,“你在那是一道光,在这里没人看得见。

他站起来,大喊道:“柳柳姐,冲呀!

柳柳红着眼眶,回头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木门。文砚说得对,没必要在不合适的东西上死磕,文物是,文砚这个人也是。

更何况,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文砚是选择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花在修缮上,不骄不躁、自得其乐的人,而她不是。

柳柳趁文砚去外地出差的时候,一边抹眼泪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狼狈,是柳柳仅存的一点骄傲了。

她去了纪唐推荐的队伍,不用担心有没有摩托,比赛赢了还可以拿奖金。

与故宫不同,训练场地是清一色的现代建筑和设备。有时候她一睁眼,只觉得恍若隔世。

来年八月,柳柳穿着厚重的赛车服,挥洒着汗水,站在领奖台上,便是这世界唯一的光。

07

练摩托外的闲暇时间,柳柳总会想起那个让自己意难平的人。爷爷有时候也会谈起文砚,说他的近况。

柳柳迟疑地问:“他有对象了吗?

柳爷爷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爽快地回答:“当然有啊,他最近请假看女朋友去了?‍?‍?‍?‍?‍?‍?‍?‍?‍?‍?‍?‍?‍?‍???‍?‍?‍?‍?‍?‍?‍?‍?‍?‍?‍?‍?‍?‍???‍?‍?‍?‍?‍?‍?‍?‍?‍?‍?‍?‍?‍?‍?。

柳柳听见肯定的回复,思绪飘了很远。文砚今年已经三十三了,有女朋友也是正常的事情,而她还在原地走不出去。

“8号选手,马上要采访了。”远处响起一声喊,柳柳匆忙把电话挂了。今天的比赛她拿了女子组第一,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柳柳想,要是文砚看见就好了。

但这种想法也很快就破灭了,文砚怎么会关心这些事情。

“请问您是为什么会决定踏上赛车手这条路的。

“因为合适。

尽管这些年跌跌撞撞,风吹日晒,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唯一遗憾的是那个与他有关的夏天。

结束采访后,柳柳看见他们配的图,是她在赛场上骑摩托的照片。背景有些模糊,她却在其中的观众席上隐约看见了文砚的身影。

不过很快又被她否定,她走在路上有好几次把路人认成了文砚,反复误认好几次后,已经脱敏了。

电话铃声已经响了好几次,柳柳看是纪唐,便接了。

“柳柳姐,你离开他们组的时候是不是有东西没拿?

她想了想,答:“应该没有,我不太记得了。

纪唐知晓她的记忆力,说道:“我看这里有个本子,里面夹了你的照片,还以为是你没拿走呢。”他叹息一声,“有机会你来拿吧。

柳柳想从他这里知道关于文砚女朋友的事情,却不知从哪开口。反倒是纪唐听她没吱声,叽里呱啦地给她扯了一大通。

“你当初和王毅比赛的时候,文砚到处找人借衣服,但没找到,就问阿姨借了针线。

“你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柳柳垂头丧气,“他都有女朋友了,我也不想死缠烂打。

换作从前,年少轻狂,要是知道这些,说不定她还会一直缠着。如今她并并不想成为那个倒贴的人。

纪唐沉默了一会儿,道:“他有没有女朋友我不知道,但他今天中午刚从B市回来。

柳柳比赛的地点也在B市,闻言,她浑身的血液猛地冲向大脑,险些两眼一黑。如果是的话,那么那张配图上的人,真有可能是他。

“我是不是有个本子落在你那了?”柳柳鼓了好大勇气才拨过去电话,语气故作漫不经心。

那边的人停顿了一会儿,简言意骇:“不是。

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流抵达,柳柳一时有些紧张,结结巴巴的:“那、那你怎么私藏我的照片?

“……”

“所以,你是不是暗恋我?

时隔三年,再次问这个问题,柳柳气血上涌,脸也红了起来。她对这个答案既期待,又有些害怕。

也不知过了多久,对面才有了回复,“是。

柳柳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染上了一丝哭腔:“那你今天怎么不来找我?

对面的人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和你见面。

三年前,他把话说太狠了,做事也太绝了。本意是想让柳柳不被耽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没想到,她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这几年柳柳的每一个高光瞬间,他都看在眼里,一张张地洗成照片记录成册,希望有一天能亲手交给她。

如果不是纪唐这几年一直暗地对付柳柳身边的追求者,说不定这段故事就无疾而终了。

挂断电话后,柳柳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手机里出现一条信息:

望再相见时,眼前人即心上人。

翌日下午,柳柳拉着行李箱站在故宫西侧门,看见背着一只猫走出来的文砚,眼里染了泪:“文师傅,又带小猫去绝育啊?

文砚与她两两相望,眼里情绪万千。

柳柳冲上去抱住他,哽咽道:“我很想你。

因为思念成河,所以我乘舟而渡。

08.

三年前柳柳的第一场比赛结束后,纪唐看见文砚掉下书桌的笔记本里夹着少女在赛道上的剪影,做无辜状问:“师父,你怎么瞒着我偷偷去看柳柳比赛呀?

文砚的脸红出卖了他在那年夏末对柳柳的心动。

编辑/栗子

3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bbin视讯客户端下载登入 bbin视讯网上投注登入 ag旗舰厅直营登入
申博138体育在线 申博现金大转轮 申搏官网网页版 老钱庄娱乐官网注册
彩票世界是真的吗 yy彩票新疆时时彩 永利彩票江西11选5 乐趣在线注册
gp视讯网址登入 gp视讯网站登入 ag视讯网址登入 bbin视讯官方直营登入
bbin视讯真人娱乐平台登入 ag视讯网址登入 bbin视讯真人百家乐登入 bbin视讯bbin视讯娱乐ag8820登入
18s8.com 592ib.com XSB838.COM XSB887.COM S618U.COM
338XTD.COM 295SUN.COM 882XTD.COM 989XTD.COM 998PT.COM
S618X.COM 767XTD.COM 588xsb.com 984SUN.COM 617XTD.COM
135PT.COM 8CJS.COM 987DC.COM 188TGP.COM 22sbi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