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你的喜欢存在云里

她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除了硬着头皮走着她选择的路,最长情的一件事就是喜欢许白焰?‍?‍?‍?‍?‍?‍?‍?‍?‍?‍?‍?‍?‍?‍???‍?‍?‍?‍?‍?‍?‍?‍?‍?‍?‍?‍?‍?‍???‍?‍?‍?‍?‍?‍?‍?‍?‍?‍?‍?‍?‍?‍?。

文/ 鲸歌

新浪微博/@鲸歌别吃了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在《花火》上刊,激动!开心!故事情节是基于我的艺考经历,但是现实没有小说写得那么精彩,艺考征途漫漫,各位同僚一起加油吧!另外,男主原型其实是同艺考机构学小提琴的一个帅气小姐姐,我是她的头号粉丝(自称)!希望她也能够在今年取得想要的好成绩?‍?‍?‍?‍?‍?‍?‍?‍?‍?‍?‍?‍?‍?‍???‍?‍?‍?‍?‍?‍?‍?‍?‍?‍?‍?‍?‍?‍???‍?‍?‍?‍?‍?‍?‍?‍?‍?‍?‍?‍?‍?‍?。也希望阅读这个故事的你们,拥有属于自己的喜欢?‍?‍?‍?‍?‍?‍?‍?‍?‍?‍?‍?‍?‍?‍???‍?‍?‍?‍?‍?‍?‍?‍?‍?‍?‍?‍?‍?‍???‍?‍?‍?‍?‍?‍?‍?‍?‍?‍?‍?‍?‍?‍?。

01

李云帆准备像往常一样冷静地指挥大局,完美地结束这期的节目,但是内心的惶恐全表现在动作上,她拿着对讲机在节目彩排现场穿梭,一刻也停不下来。

去年,她自信满满地从电视台辞职,跳槽到国内某视频平台做自制综艺导演。这档综艺的策划在她的脑海里已经存在许久,被成功孵化后,以黑马之势成为爆款综艺。

几个同事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导演如此慌乱,这边看看灯光布置,那边瞧瞧摄影机位,完全是到处乱窜,于是凑在一起小声八卦,互相询问是什么情况。

云帆此刻又蹦到了观众席上,单手托腮作思考状,审视整个彩排现场,尽量装作一副大局在握的样子,但握着对讲机的那只手已经出卖了她——手心里都是汗。

心不在焉的她终于发现了八卦小分队,也没用上总握着的对讲机,一嗓子就吼了过去:“干啥呢?报团取暖?台本给嘉宾看了吗?

这一声吼可是“惊天地泣鬼神”,全场都把目光投向今天突然变得神经质的导演身上。

云帆顿时感到不好意思,又朝众人摆摆手,扒拉着前排的座椅椅背,慢慢把身子蹲下去,成功找了个地方把自己埋了进去。

突然现场一阵喧闹,云帆猜到是本期嘉宾过来彩排了,身体突然一僵,又慢慢把小脑袋伸了出去,环视四周,寻找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身影。

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高大男人自从踏入这个场地,一眼就发现了藏在观众席的那颗小脑袋。

四目相对,云帆紧张得动也不敢动,像只纯洁无害的小白兔,对着不远处随时准备发动进攻的大灰狼瑟瑟发抖。

节目组一看这架势,瞬间就明白了适才导演为什么会惶惶不安,尽管好奇小提琴家和她之间的关系,但没有表露出来,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云帆小声地给自己打气加油,攥着对讲机的手藏在身后,指尖攥得已经泛白,缓缓地站直身体,露出大度的微笑,朝他点头致意。

一切都很顺利,不是吗?

她心里想着,从观众席走向舞台上,如果不是同事诧异的眼光,她也没发现自己紧张得同手同脚。

连忙改变姿势,不料地理位置不佳,跨空舞台的台阶的那一刻,云帆已经闭眼认命了,自己在他面前只会像个跳梁小丑。

可是没有意料中的钝痛感,她睁眼一瞧,最让自己不敢相信的事情已经发生——她摔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周围同事都看见了,云帆与男人之间还是有段距离,后者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救她。

几乎是同时,她又闭上眼不敢承认事实,却又被同事的一句“云帆,没事吧?”拉回现实。

云帆爬起来站直,退一步拉开与男人之间的距离,伸出右手,露出职业微笑道:“谢谢您,许白焰先生,好久不见,很高兴与您合作。

男人还在地上坐着,愣了片刻,原来最能伤到他的,不是失去生命中最珍惜的小提琴,不是夜深人静之时对她的无尽思念,而是一句她故作镇定的“好久不见”。

“叫我白焰就可以了。”他也站起来,伸出手完成了这个客套的握手礼,没有多作停留。

02

七年前,李云帆只身前往本省的省会城市,参加在本省设考点的艺术类院校的校考招生。

她也没想到当初的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与大多数高三学生背道而驰选择了艺术高考的路,并且一去不复返。

她披着棉衣坐在被窝里看资料书复习,可吵闹的环境让她不一会就分了神。

住户全都是来考试的考生或者家长,隔音效果不太行,她几乎能判断出同层住户的专业。

比如右边住的是一个学古琴的女孩子,云帆听见了女生与妈妈入住时搬琴的动静;左边大概是一个学声乐的男孩,练声的声音简直扰民。

对门刚刚住进来一个学小提琴的男生,因为在关门声后不久就响起了悠扬的小提琴声。

云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书,学广播电视编导的多么安静。

起初还能忍受,但住户们一起练习简直就是鬼哭狼嚎,简直苦不堪言。

自知投诉是没有用的,她叹了口气,捞起一旁的手机,准备录下这个令人尴尬的现场音乐会,以便与人分享艺考之路。

打开一点点房门,伸出手机,镜头从左到右扫了一遍后,她想将声音录清楚,刚刚往外迈了一步,对门房间突然打开了门。

云帆眼明手快,这可是偷拍被抓现行的节奏,趁对方没有完全打开门,连忙退后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背靠着房门的云帆大口喘气,心脏跳得好快,一边自我催眠没有被发现,一边看手机里录的视频。

一遍播放完毕,她后知后觉自己关门的声响太大,早已暴露她的不良行径。

当下决定,她以后要与对门的同学绕着走。

可生活总是这样偏要和你对着干,云帆也没想到只是倒垃圾的工夫,两个人就能碰上面。

她边背记文艺常识,边拎着垃圾桶,未料开门一抬头就撞上了对门的男生从外面回来。

她不敢声张,一小段路全程都是低着头,倒完立马回自己的窝,完全不敢看向一旁的男生。

但关门的一刹那,她分明看见了对方看着她的模样笑出了声,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也是在很久以后,云帆在曾经的手机上翻到这段视频,才向男生问起缘由。

她记得回答这个问题的许白焰,露出小虎牙朝她笑得开怀:“你不觉得你当时的样子很可爱吗?不管是拍视频时还是倒垃圾,被人发现了就立马缩回自己的窝,像只胆小的白兔。

当时的云帆听到这一番话会胆小地缩进许白焰的怀里,被社会磨炼过的她依旧胆小,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逃避,用距离保持自己的舒适圈。

03

云帆向往的一直是理想中的世界,就像青春期的她,向往诗意的云南。

当同龄人的志向定在一线大城市,她一心只想考去云南,所以想都没想跑来考云南艺术学院。为了梦想,一个人在外地考试的她根本没有顾虑。

云帆记好了宾馆附近一家沙县小吃的外送电话,一到饭点就打电话订餐,简单应付一下。

当送餐员敲门时,喊了一声:“沙县!

云帆听到立马从床上跳下,鞋子都没穿就跑过去开门,未承想对门的男生同时开门,两个人隔着送餐员对视了一眼?‍?‍?‍?‍?‍?‍?‍?‍?‍?‍?‍?‍?‍?‍???‍?‍?‍?‍?‍?‍?‍?‍?‍?‍?‍?‍?‍?‍???‍?‍?‍?‍?‍?‍?‍?‍?‍?‍?‍?‍?‍?‍?。

云帆尴尬地别过头,悄悄将脚丫子藏在门后,又觉得冷就稍稍踮起脚尖,身子探出去递钱,道:“我的馄饨。

对面男生也将钱递出去,附议道:“我也是馄饨。”看了一眼云帆,补充一句,“大份的。

送餐员没管这么多,把两份馄饨的打包袋塞到云帆手里,收了钱便走,让两个人自己辨认。

云帆拎起打包袋举在眼前,两份馄饨的包装盒一模一样,单看分辨不出来。

赤脚踩在地板上的感觉透心凉,云帆想不了太多,抛下一声“进来分”后,连蹦带跳地跑到床上。

她拿了本资料书垫着馄饨就放在床上,缩在被窝里拆打包袋。

门口的男生犹豫了许久,才决定进门,房间没有宾馆的廉价消毒水味,有的只是属于少女的淡淡香味。

云帆将打开后辨认出的馄饨递给男生,自己捧着碗开始吃,脸都几乎埋进碗里了,她既不敢赶人家走,也不敢继续和他搭话。

她眼睛悄悄往对方身上瞟,发现他看着散落在床上的资料出神。

“你准备考云艺的编导吗?”他贸然询问,吓得云帆打了个冷战,抬头看着男生俊美的脸,含着馄饨点点头。

男生的声音温柔熨帖:“云艺面试是摄影机录制的方式,储存卡带回本校评分,你知道吗?

云帆摇摇头,睁大眼睛看着男生,她是凭着一腔热血,还有许多事情并没有了解。

“这种面试方式,最好带妆,我来给你化妆吧。

云帆也不知道为什么,头脑一热就答应了对方,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已经回房间了,并且帮她把门带上了。

考试当天,男生拎着化妆包上门,云帆震惊得无话可说。

一方面是不解男生的热情,一方面是因为一个男孩子会化妆而惊讶。

男生打开化妆包,将需要用上的东西摆在一边,首先拿出隔离霜,在她脸上点了几处,轻轻拍打开来。

两人离得很近,云帆连他眼角的泪痣都看得清楚,她觉得一直盯着人家不礼貌,索性闭上眼睛。

见她闭眼,男生稍稍松了一口气,昨天提出这个邀请之后他就后悔了,哪有这么突然的搭讪理由。

近距离的接触女孩子,让他的心怦怦直跳,本来自己的化妆技术就不怎么行,偶尔自己应付一下还可以,但是给别人化妆,这还是头一遭。

更何况不停地接触少女的脸颊,让他心绪不宁。

幸好她的底子不错,稍稍化妆就可以,不然他真的算是丢脸丢到姥姥家。

云帆不知道男生心里的想法,她默默感受与男生的呼吸交错以及男生的手指给她上妆的手法,两颊飘出两朵可疑的红晕。

男生看了眼旁边的腮红膏,想了想,还是淡淡地抹上一点,增加气色。

在涂上最后步骤的口红后,男生长舒一口气,总算完成了任务,递给她眼影盘上自带的小镜子,边收拾东西边说:“化好了,你自己看看吧。

云帆睁开眼睛,化妆真的能使人变化,气质都更淑女了一些。

“谢谢你!”云帆将眼影盘合上,递还给他。

男生看着少女明媚的笑脸,愣了片刻,但立马就反应过来,接过眼影盘塞进化妆包里。

这个举动却又不小心碰到少女的手,他紧张得立刻缩了回来,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道别之后就移步自己的房间。

云帆被刚才的触碰分了神,连忙抬头,追问道:“你的名字还没有告诉我!

男生站在门口,转身笑道:“如果你考上云艺,你会知道的,加油啊!”离开前顺便把她的房门给关上了。

留下一室静谧,以及心跳加速的懵懂少女。

04

云帆是以略过分数线的总成绩考上这所他提过的大学的,填报志愿的时候将这所大学写成第一志愿,直到收到录取通知书,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了地。

对于陌生的城市和环境,她充满了期待。

云帆从公交车下来,因为长途跋涉而疲倦不堪,加上晕车的后遗症,小脸苍白得让人心生怜爱。

她刚提着行李箱下车,就有做志愿者的学长跑了过来,热情地招呼,伸出手打算替她拖行李。

云帆抬手就拒绝了,礼貌道:“谢谢,我可以的。

有些学长的脱单机会就寄托在新生报到这天,可以与学妹搭讪,他主动抢过行李箱,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可他刚迈出去的第一步就停下了,因为行李箱太重了,根本无法轻松拖动。

他惊讶地转过头望向眼前的软萌女孩,一脸的不可置信。

云帆边将行李箱拿回来边解释:“里面都是书,很重的。

未料,下一秒就有人突然从后面揽住她的肩膀,又自然地接过行李箱的把手,宣示他的主权。

云帆惊慌地抬头,少年线条流畅的下巴和熟悉的味道令她一阵恍惚,却让她收获惊喜满满。

记忆中的少年低头假装责怪:“你都没有告诉我行程。

云帆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她倒是想,可一没名字,二没联系方式,如何告知。

他自知理亏,为了随口一说的约定,顶着大太阳在校门口等了整整一天,才等到姗姗来迟的她。

云帆只得向学长再次道谢,率先走向校园。

他紧跟其后,被行李箱的重量拖了个踉跄,立马假装若无其事,暗自使力跟了上去,压低声音问道:“怎么这么重?

云帆眉眼弯弯,疲惫感一扫而空,嬉笑道:“我热爱学习。

两个人像很熟悉的朋友一样,动作自然,亲密无间,建立恋爱关系也顺理成章。

“我叫李云帆。”她被他圈在怀里,只得仰头看着他的下巴?‍?‍?‍?‍?‍?‍?‍?‍?‍?‍?‍?‍?‍?‍???‍?‍?‍?‍?‍?‍?‍?‍?‍?‍?‍?‍?‍?‍???‍?‍?‍?‍?‍?‍?‍?‍?‍?‍?‍?‍?‍?‍?。

“许白焰,叫我白焰就可以了。”他松开她,伸出右手和她完成了一个握手礼,轻轻笑道,“请多指教。

这个时候的云帆还没有意识到,身旁的这个人为了与她重逢付出了什么代价。

直到军训结束之后的晚会,许白焰在舞台上独奏小提琴,她听见身边两个女生的交谈。

“许白焰这种大神级别的小提琴手,明明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啊?

“就是,据说是为了他的女朋友,还和家里闹掰了……”

随着悠扬的小提琴尾音落下,许白焰优雅地行了一个谢幕礼,还不忘朝云帆眨了下眼睛。

云帆心里五味杂陈,可她尚且不知谣言的威力,乖巧的她把半真半假的谣言全部当了真。

心情正佳的许白焰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的小白兔内心的波动。

他没说,她就没问,大学时光匆匆过去了,云帆知道自己总归是欠着他的。

05

毕业季又称为分手季,原本以为会和许白焰长长久久的云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栽在这个时期。

当天是许白焰的毕业演出,所有的准备几乎就是为了这一天的演奏,不少演艺公司高管会在这天莅临现场,这对毕业生来说是一个机会。

但是越紧张越容易出错,许白焰竟然忘了带琴,这可是史上第一次,他不放心其他人帮他取琴,只能打电话给云帆。

此时在宿舍剪辑毕业作品的云帆,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接到电话后,火急火燎地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往男生宿舍赶去。

云帆在宿管大爷的帮助下拿到了琴盒,抱着琴盒往礼堂跑过去,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未休息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她硬生生撞上了一辆电动车,摔倒在地之前也不忘把琴盒紧紧护在怀里。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手肘和膝盖都蹭破皮渗出血,但她顾不上疼痛,眼下送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学校顾及许白焰的名气,将他的节目往后推,可如果小提琴没有在最后时间送到,就将取消他的演出。

电动车的驾驶者吓得不轻,走过去看云帆的伤情,被她一把扯住,半威胁半恳求道:“快送我去学校礼堂。

还好赶得及时,满头大汗的云帆将琴盒塞给在礼堂侧门等候的许白焰。

但是当他将小提琴从琴盒里取出来时,当场脸色一沉,因为小提琴的弦不知为何断了一根。

他明明在一周前换好了弦,只能说意外来得太突然。

云帆凑过去一看,脸色一变,现在也没有新的琴弦可以立马换上。

许白焰所有的努力瞬间化成灰,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云帆,突然冷笑一声,这大概是天意吧,让他丧失在国内发展的机会。

于是,他提着琴转身就走,遇上迎面走来的演出负责人。他在所有人面前将小提琴猛摔到坚硬的墙壁上,琴顿时碎裂。

一声巨大的声响,周边的人都把震惊的目光投向许白焰,不敢想象一向温柔的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把小提琴是制琴大师打造,价值连城,他平时都不允许别人碰它,可是这一刻却毁了它。

云帆也吓到了,愣在原地不敢动。

许白焰将琴随意扔在一边,直接离开现场,经过云帆的时候如同她就是个陌生人。

几个身穿礼服的音乐系女生在旁边很是震惊,交头接耳,云帆走过去拾起小提琴时,听见一句“他的前途尽毁”。

此刻的云帆蓬头垢面,身边路过的皆是妆容精致的女生们,抬头是身穿礼服的许白焰,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她突然意识到,其实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个在台上闪闪发光的少年,而她是一块绊脚石,挡了他第一次的选择,还阻挡了第二次的发展。

她紧紧抱着小提琴,捞起一旁的琴盒,落寞地回了寝室,她给他发消息,他一直没有回复。

后来,云帆抱着琴盒在男生宿舍楼下站了整整一天,得到的消息却是许白焰出国了。

许白焰的舍友诧异地问:“你居然不知道?”送机当天,许白焰明明在等人。

云帆低着头,难过地摇了摇头。

她与许白焰,拥有一个未画完的句号。

06

人生总是那样千变万化,云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许白焰进行合作。

即将开始正式录制,观众皆已到场,准备上台的许白焰悄悄拉住云帆,暂时关掉话筒,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第一次上综艺,我有点害怕……”

云帆听罢,抬头朝他茫然地眨巴眼睛,考量这句话的真实性,各种正式演出镇定自若的许白焰在录制综艺的时候露怯,她不敢相信。

可眼前人担忧的眼神真真切切,她只得压低声音安慰道:“放宽心,出错了给你剪掉就是了。

许白焰欣然应下,临上台前回头特意朝她笑了一下。

云帆身子一顿,想起以往无数个类似场合,他在台上总能准确地找到她的位置,对她做一个特殊的小动作。

节目录制很顺利,按照台本稳定发挥即可,但是在讨论环节,有一位嘉宾是许白焰的粉丝,她问出了一个计划之外的问题:“许老师,你当初在国内发展也没有问题,为什么去国外留学?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客套地回答,可他颇有深意地瞟了一眼台下的云帆,笑道:“这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

作为故事的女主角,云帆的心脏没理由地紧缩了两下。

原来,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属于许白焰的版本。

他从小在父母的安排下长大,拘束在各种条条框框之中,父亲将他的梦想寄托在了儿子身上,他在上学、练琴和演出之间反复切换,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直到他在紧张的校考过程中遇到了闯入他心扉的小白兔,让他被计划的人生出现了惊喜。当时发觉她的可爱,后来几天内总是不经意间想起,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动了心。

一时冲动说出的诺言,为了自己的内心,真的需要兑现。

父母的安排原意是先让他在其他学校的考试中练练手,接下来准备中央音乐学院的考试。可他决定自我选择,除了小白兔向往的院校,其他院校的考试皆是糊弄?‍?‍?‍?‍?‍?‍?‍?‍?‍?‍?‍?‍?‍?‍???‍?‍?‍?‍?‍?‍?‍?‍?‍?‍?‍?‍?‍?‍???‍?‍?‍?‍?‍?‍?‍?‍?‍?‍?‍?‍?‍?‍?。父母自然不同意,可最后没有办法,只得由着他去了。

他没有和他的小白兔提起这件事,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与小白兔在一起的时光的确很美好,他却不得不放弃了。

之前父母便通知他已经与国外名校联系,他的拒绝苍白无力

他当然可以看出毕业演出时断裂的琴弦是他人所为,可他没有力气也没有能力去反驳。

也是他主动放弃了最后的机会,愤怒地摔坏陪伴了多年的小提琴,这是他除了选择志愿之外做得最叛逆的一件事。

既是向父母表达愤怒,自己不是个提线木偶,也向云帆惨烈地告别。

他想告诉她,以前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小提琴,之后便是她,任何东西都取代不了她的地位。

可是,他没有说出口。

“太儿戏了,不是吗?”此刻拿着话筒的许白焰轻笑道,望了一眼在台下目瞪口呆的李导演。

主持人惊叹道:“没有,这是一个美好的青春故事。

云帆愣愣地看着台上的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接下来在讲什么内容。

身旁的工作人员碰了好几下云帆的手肘,她才反应过来,茫然地抬头。

许白焰朝她喊道:“导演,麻烦给我拿一下我的琴。

懵懂的云帆应道,立刻给他拿来了,当云帆拎着小提琴和琴弓递给许白焰时,了解过他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向来都不喜他人直接触碰他的小提琴,可是现场这一幕却没有让他有任何不悦,云帆给他送琴的动作很自然。

许白焰在这个舞台上的独奏,饱含深情的旋律恰似绵长的情话,一丝爱而不得的忧愁糅在甜蜜之中,从未有过的饱满感情让人如痴如醉。

仅有云帆清楚,这首曲子是演奏给她听的。

他的确是在舞台上闪闪发光,可是他的心里装着自己的光,他在为心中的那束光而不断努力。

07

这期节目完成录制后,许白焰一把拉住从他身边经过的云帆,被突然拉住的云帆猝不及防地往后栽去,吓得她一声惊呼。

许白焰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云帆接住,几双八卦的眼睛盯着他俩。

云帆气得急忙从他怀里出来,反手就打了一下他,抱怨道:“你为什么拉我!

许白焰双手作投降状,眼神无辜,连忙摇头道:“我错了,对不起。

云帆气鼓鼓地去忙别的事情去了,但许白焰似乎故意在她身边转悠,几乎她一抬头看向周围,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她终于忍无可忍地走到正在擦琴装盒的许白焰身后,本想轰他离开,不料这才发现小提琴的秘密——面板上浅浅地刻了祥云和小帆船的图案,于是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许白焰感觉身后有人,一转身就看见欲言又止的她,笑道:“有什么事吗?

云帆一下子被问倒了,支支吾吾道:“你经常用的琴好像不是这把吧……”

许白焰应道:“是啊,这是我自己做的新琴。

云帆埋着头,半晌才道:“那把旧的小提琴你还要吗?我找了人给你修好了,虽然有一点磨损,但是音色没有太大问题……”

许白焰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当初砸的那一下,他以为那把琴再无修复的可能。

云帆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神情,自顾自地埋头继续说道:“我找了好多人都没有办法,制琴大师的名号太重了,很多人怕造成二次伤害,后来是一个老师傅同意试一下……”

她说着说着,许白焰蓦然一把将她环在怀里,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声音闷闷的:“对不起。

这与适才玩笑似的那声“对不起”完全不同,是真心实意的道歉。

云帆先是一愣,然后心头闪过一个坏主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都没砸过小提琴,你让我试一下呗?

许白焰听完,立刻把手中的小提琴递到她面前,虽然神情明显是不愿意,但手中动作没有任何迟疑。

云帆剜了他一眼,接过小提琴仔细打量,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把好琴,她才舍不得砸。

云帆挺直站立,将小提琴后肩托放在左肩上,将左腮压在小提琴的腮托上,右手朝错愕的许白焰伸去,示意他拿一下琴弓。

她自认识许白焰开始,就开始偷偷学习乐理知识和练习小提琴,准备给他一个惊喜,但他没给她机会。

如今,算是班门弄斧吧,她闭上眼,忽略许白焰的眼光,尽情用音乐诉衷肠。

同事们都被这婉转抒情的曲调吸引过来,他们也不知道云帆还有这个技能,一曲终了,纷纷鼓掌。

云帆一回头,见此大阵仗,迅速羞红了脸颊,将小提琴和琴弓塞到许白焰手中,弯腰道谢。

许白焰扑哧一下笑出了声,从始至终,她依旧是那个小孩子心性的小白兔。

同事离开去各忙各的,云帆伸手搂住许白焰的脖子,踮起脚尖凑近他耳边,半威胁半较真地说:“别笑!信不信我把节目剪辑得让你形象全无!

许白焰笑意更深了,她的威胁属于软绵绵的没有威慑力的那种,分外可爱。

重新相遇是许白焰的刻意为之,一直关注国内云帆消息的他,迫不及待地和节目组发联系,他想要一个甜蜜的重逢。

他顺势牢牢抱住云帆,笑道:“你要不要一个专业的小提琴家做你的专属师父?

还没等云帆回答,他霸道地抱紧她的腰,语气不容反驳:“必须要!

云帆的脸埋在许白焰的胸膛,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她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除了硬着头皮走着她选择的路,最长情的一件事就是喜欢许白焰。

编辑/颜小二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bbin视讯游娱乐登入 gp视讯网址登入 bbin视讯娱乐下载登入
菲律宾申博信誉最好 菲律宾申博网站 太阳城集团娱乐网 太阳城注册
金煌国际棋牌怎么样 中国皇冠足球投注开户 东方彩票网注册直营网 博狗登入
ag视讯官方开户登入 gp视讯官网登入 bbin视讯手机版下载登入 bbin视讯亚游娱乐登入
ag旗舰厅代理登入 ag旗舰厅充值中心登入 gp视讯官方网登入 bbin视讯手机版下载登入
487SUN.COM DC537.COM 617XTD.COM 958sj.com XSB889.COM
978DC.COM 4444ib.com 758DC.COM 158jbs.com 144TGP.COM
588cw.com S618C.COM 1112997.COM 44sbmsc.com 298psb.com
116DC.COM 33TGP.COM 500xsb.com 77sbib.com 33sbms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