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桃花三千,只取一枝

暗香盈袖

简介:为了逃婚,左思思答应和一个模样相似的女子交换身份。本以为代替对方成为云飞山庄的大小姐,从此便可以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了。然而,当二十个媒人站在门口求亲的时候,左思思似乎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换身份开溜了……

【一】排队求亲

柳月涵回来的当天,云飞山庄外可谓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柳庄主早年丧妻,只留下这么一个独女,自然宠爱有加,自幼便将她视作掌上明珠尽心呵护。柳月涵八岁那年,柳庄主更是拜托武林盟主将她送到四方山上修身养性,远离江湖的血腥与杀戮。

眼看着十年过去,到了女儿回家的时候。

柳月涵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马车,还没站稳,就被柳庄主冲上来一把抱在了怀里。十年未见,这位老庄主已经是涕泪纵横,说:“孩子啊,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

“是我,我回来了……爹!”柳月涵被勒得有点儿喘不过气,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才挤出几滴眼泪。

柳庄主牵着柳月涵的手,一边嘘寒问暖一边往里走。柳月涵打量着陌生的云飞山庄,只见院落中屋宇高大华美,十分气派,而在大门外站成两列的下仆和弟子,少说也有一百多人。

果然是有钱人家!

她努力按下内心的喜悦:从此以后,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她刚要进门,却听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回头,发现一堆媒人争先恐后地朝这边冲过来,眨眼工夫就将她围在了中间。

“柳姑娘,我替聚天门少门主赵玉清前来说媒,这是聘书,请柳庄主过目!”

“让开让开,我先来的!听风楼的楼主容子信说了,此生非柳月涵姑娘不娶!”

“光是口头说说,没有行动算什么?万轩堂的少堂主为了说服堂主同意这门婚事,已经绝食三天了!”

“绝食三天也好意思拿出来说?咱们名剑阁的阁主可是刚宣布斋戒,说直到迎娶柳姑娘做阁主夫人的那一天为止!”

……

二十多个媒人拉拉扯扯的,眼看就快要打起来了。事发突然,柳月涵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怔在了原地。

忽然,只见一人飘然而至,踏雪无痕般落在她的前面,毕恭毕敬地作揖道:“柳庄主苦等十年,终于喜迎女归。你们这些媒人却在人家门外打打闹闹,成何体统?难不成还想要逼婚?”

那人容貌秀逸,面色有些苍白,一双凤眸却含着笑意,加上一袭素淡的衣袍,越发衬得他风姿卓然,恍若谪仙。

虽不知这人是何方神圣,但见他出来替自己解围,一番话说得正义凛然,柳月涵十分感动,上前道:“多谢少侠……”话音未落,却见对方转过身,“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要求亲,就该像我这样亲自来,才显得有诚意!”他瞬间切换表情,深情款款地看向柳月涵,“柳姑娘,璇玑宫段倚楼,特来求亲!”

柳月涵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

可她还没喷血,段倚楼倒是猝不及防地吐了一口血。他若无其事地掏出手帕擦了擦,笑道:“偶尔吐吐,习惯了,习惯了……”

而媒人们见来的不过是一个病秧子竞争者,在短暂的愣怔之后,又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

柳月涵头疼不已,此刻只想仰天长啸:柳月涵,你给我回来!我不跟你换了行不行!

【二】招亲大会

柳月涵并不是真的柳月涵,她不过是寻常人家一个不受宠的庶女,名叫左思思。

嫡母从小便将她视为眼中钉,一直想把她远远地打发走,于是在左思思成年之后,便火急火燎地安排她远嫁他乡。

左思思虽不情愿,却也无力反抗。然而,送嫁的车队却在路上被人下了迷药,除了她之外全部昏迷不醒。

然后,左思思便见到了云飞山庄的大小姐柳月涵,一个容貌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子。

“我早就听说左家有个女儿和我长得像,正好你不愿意远嫁他乡,我不愿意回云飞山庄,咱们换换身份如何?”

见左思思有些犹豫,柳月涵给她讲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又笑嘻嘻地道:“你放心,我是想去江湖闯荡,不愿在家里当金丝雀才找到你的。我八岁离家,现在已经十年了,家里没人知道我现在的模样,所以不必担心会被识破啦。”

左思思原本就对这门亲事极为抗拒,加上从小到大没少被嫡母克扣炭火和饭菜,挨饿受冻的日子过怕了,所以听了柳月涵的这番话,立刻动摇得一塌糊涂,很快就答应下来。

二人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了身份。

而现在,左思思总算明白,柳月涵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大小姐不肯做了,她这是要躲自己惹下的桃花债啊!

打发走了那些媒人,左思思思前想后,决定挣扎一下,冲“自己爹”撒撒娇,表示她无意出阁,打算再陪他些日子,弥补一下离家十年的骨肉亲情。没想到她一转头,却发现柳庄主正饶有兴味地翻看着聘书,嘴里还做着点评:“这个不错……这个也不错……这个更不错……”

最后他一拍桌子,如此总结道:“既然提亲的人这么多,咱们就搞个‘招亲大会吧!”

左思思继续挣扎:“爹,女儿一定要这么快嫁人吗……”

柳庄主很诧异:“月涵,你之前在给爹的信中,不是说了想尽快嫁人,早日让爹抱孙子的吗?”

这个柳月涵,又给她挖坑!她要是真想嫁人,为什么不回来自己选夫婿?!

但未免做出什么与柳月涵人设不符的举动,惹人怀疑,左思思思來想去,只得闭了嘴不敢再说什么。

柳庄主所谓的“‘招亲大会”,其实就是让那些提亲者亲自上门,进行特长展示。于是云飞山庄每天人满为患,唱戏的、耍剑的、背书的、做菜的,甚至还有闷头扫地的……五花八门,看得左思思脑仁儿疼。

半个月之后,柳庄主兴冲冲地告诉她,初试结果出来了,入围选手如下——

莫秋,漱月楼选送。

慕寒川,天乩门选送。

段倚楼,璇玑宫选送。

左思思对最后那个名字印象不要太深刻,指着它脱口而出:“等等,为什么这个人也入围了?他可是个病秧子啊!”

柳庄主想了想道:“没事儿,长得好看就行。”

左思思彻底无语,这绝对是亲爹!

【三】绑一送一

次月初三,按照柳家的规矩,左思思需要去往城郊的兰渊寺为家族祈福,为期三日。除却丫鬟、小厮,柳庄主精心挑选的三名准女婿候选人也会陪同前往,让柳月涵和他们多接触接触,哪个最得她的心,哪个就是云飞山庄的乘龙快婿。

这三人之中,莫秋严肃,慕寒川温柔,段倚楼风趣,倒是各有各的性格。一路上,他们一人一匹马,并辔而行,因为不同的话题展开着辩论,言语之间无不借机展示着自己学识的渊博,对武学深刻的了解。

但左思思发现,自己的双眼总是忍不住在段倚楼身上流连。偶尔被他发现,他便挑起一双秋水般的凤眸,冲她微微一笑。

左思思挪开目光,心里却很不平静。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这人身上有一种莫名熟悉的吸引力,让她忍不住想要看一眼,再看一眼……

左思思白天在兰渊寺祈福,夜里就宿在寺中别院。

江湖儿女不似寻常人家那般讲究规矩,故而云飞山庄一行所有人都宿在同一座别院中,便于相互照应。

然而别院之中,夜夜鸡犬不宁。

先是慕寒川听到有人在门外“嘤嘤”地哭了一夜,隔日就卷着铺盖火急火燎地跑了;第二天,莫秋又发现窗边老有一个影子飘来飘去,吓得整夜没合眼,天一亮就扯了个理由打道回府了。

得知消息的左思思喜上眉梢。

好不容易逃婚变成了柳月涵,她当然不甘心重蹈覆辙嫁给一个自己毫无感情,甚至素未谋面的人。所以,她早就想好了种种手段,现在已经顺利吓走了两个人。

这天夜里,左思思打算故技重施。

她早从方丈口中得知,段倚楼房间床下有条密道,一直通向院中,若遇到紧急情况,可借以逃生。

于是,左思思三更半夜便通过密道来到段倚楼的屋内,从下面敲他的床板。段倚楼从睡梦中被惊醒,然而每次他刚一下床,左思思就赶紧关上密道躲起来。故而夜里,段倚楼起了十几次床,也没能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着段倚楼披着外袍,在屋内神经兮兮地走来走去的模样,趴在密道口的左思思捂着嘴偷笑,心想很快他也会坚持不下去走人了。

然而一垂眼,却发现一只蟑螂出现在鼻尖前一寸的地方。左思思和它对视了一秒,立刻受到严重惊吓,尖叫出声。她手一松,人直接掉回密道中。眼看着屁股就要落地,一道身影却从密道入口倏然窜入,将她的腰一揽,轻飘飘地带到地面上。

左思思几乎半倚在对方的怀中,抬起眼,便猝不及防地对上他近在咫尺的眼眸。

心跳倏然加快了几分。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柳庄主说得没错,这人模样确实好看……

段倚楼轻咳几声,眉眼中含着浓墨重彩的笑意:“原来柳小姐对在下已经如此思念,连夜里都要过来偷窥在下,实在是惭愧!惭愧!”

听着他调侃的语气,左思思瞬间明白过来:他早就看穿她的把戏了!那蟑螂没准就是他故意放的!

左思思立刻从他怀中跳出来,慌不择路地往密道里走。可没走两步,迎面撞到一个蒙面大汉。那大汉一把揪住左思思,惊喜道:“柳月涵?!”随后冲后面嚷嚷道:“密道没错,这边这边!”

左思思急忙大声呼救,段倚楼果然闻声赶来,冲大汉伸出“尔康手”,厉声呵斥:“住手,放开那个姑娘!”

话音落下,只听大汉身后传来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后面竟然还跟了几十个人高马大的蒙面人。

段倚楼顿了一秒,清清嗓子继续道:“凭、凭什么只抓她一个?绑一送一……考虑一下?”

【四】惊天秘密

最后蒙面人还是没有考虑段倚楼这个附赠品,只是把他打晕了扔在密道里,左思思则被他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迷迷糊糊地,她感觉到自己被一群人围观并研究讨论着,时不时地有人给她搭脉,然后输些真气。

“她真的是柳月涵?看着与一般女子无异啊,我们如何确定月魂蛊就在她身上?”

“人肯定是没有抓错的,只是月魂蛊太过诡秘,一直无人真正见过,取出来确实需要费些周折。”

……

左思思闭着眼睛装睡,然而听着耳畔高高低低的声音,越听心越惊。因为这些声音她并不陌生,全部来自她再熟悉不过的江湖门派。就在数月前,他们还在云飞山庄,掏心挖肺地向她求亲。

听了他们的对话,左思思才知道,原来柳月涵让江湖人士趋之若鹜的原因并不是她的魅力或者家世,而是因为,她身上隐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八岁那年,她之所以离开云飞山庄去往四方山,根本不是为了什么修身养性,而是因为当年,她独自出门玩耍时,意外碰到了重伤的月魂教教主。

月魂教是曾在江湖上掀起过腥风血雨的魔教,它之所以能盛极一时,全因其拥有镇教之宝——月魂蛊。月魂蛊是一种寄生在人体内的蛊虫,可让宿主在短期内爆发出超乎自身的强大力量,万人莫敌。

十年前,月魂教内部分裂,江湖正派人士趁机联合起来,将其剿灭。月魂教教主重伤逃离,死之前最后见过他的人,是八岁的柳月涵。

月魂蛊终究是蛊,离开人体太久,便会灰飞烟灭。江湖中流传着一种说法,月魂蛊是教主一生的心血凝结,他不会任其就这样消散,故而死之前一定会为它寻找新的宿主。

而柳月涵,便是最有可能的宿主。

于是,武林盟主很快出面將她送往四方山,名为修身养性,远离江湖,实则是进行全方位观察。

然而十年过去了,柳月涵并没有任何异样,武林盟主见实在观察不出结果,只得放她回家。柳月涵体内有月魂蛊的传闻,却一直在江湖中流传,并且越传越玄乎,甚至演变成了谁拥有了柳月涵,便等于拥有了月魂蛊,能独步江湖无对手。

各门各派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于是,便有了之前排队提亲的壮观景象。

只是没想到,提亲被淘汰的那些人竟然丧心病狂地联合起来把她绑架了!可她又不是柳月涵,就算他们把她切成丝儿,也找不到什么月魂蛊啊!

可恶,她又被柳月涵坑了!

【五】你就是你

“各位大哥,我真的不是柳月涵,我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哪!”

在被绑架的这三天里,左思思已经是第一百零八次讲述自己和柳月涵互换身份的故事了,讲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声情并茂,声泪俱下。

但她还是被无情地绑到火堆上,并且因为太吵而被封住了嘴。蒙面人则在旁边围成一圈,七嘴八舌地探讨方案。

一个胖胖的蒙面人道:“这丫头为了保命,连身份互换这种狗血故事都编出来了,这说明她就是柳月涵本人!”

“所以我们更要加紧想办法把月魂蛊弄出来!”另一个瘦高的蒙面人接口道,“月魂蛊往往是在宿主遇到极端的情况下才会爆发,所以,我们得给这丫头施点儿压。”

其他蒙面人纷纷点头附和,立刻开始给柴堆点火。

身下的火苗渐渐蔓延起来,眼看着就要爬到自己身上,左思思吓得涕泪横流,疯狂地挣扎。然后浓烟还是很快从脚下升腾,弥漫在空气中。

她就要这样死了吗?她不想就这样死了!

谁来救救她啊?!

左思思慌乱地在脑海中搜寻,试图寻找一个可能让她怀揣一丝希望的人。她能想到的,却竟然是段倚楼!而就在下一刻,绑匪们的身体忽然开始打晃,随后一个接一个地栽倒在地。

左思思瞪大了眼,只见刚才那个瘦高的蒙面人穿过浓烟,朝自己走来。那人将她身下的火苗扑灭,然后动作轻柔地替她解开绳索,擦去她眼角残余的泪珠。

“别怕,没事儿了。我在柴堆里加了毒草,他们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他微微笑了笑,随后将她打横抱在怀中。而如此近的距离下,左思思终于看清了他的双眼。竟然……真的是段倚楼。原来他早已混进了这群乌合之众,伺机救她。

那一刻,心中一直紧绷的弦忽然松开,左思思释然地笑了笑,整个人坠入无边无际的安心和宁静的黑暗中。

左思思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伸手摸了摸,就听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柳小姐,这样不好吧?在下还未与姑娘确定名分呢。”

左思思吓得赶紧坐起身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躺在段倚楼的怀里。此时此刻,二人正处在一个无人的山洞里,距离她被救出,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想起段倚楼救自己的场景,她的脸红了红,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救我……”

“用得着这么客气吗?”段倚楼轻咳几声,却看着她弯起眉眼,“你说,我这番表现算不算脱颖而出,够不够资格成为你百里挑一的夫君?”

左思思的脸红了红,但很快神色又有些黯然。

“你已经知道我不是柳月涵了,又何必再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她低声道,“实不相瞒,我的真名叫左思思,只是一个寻常女子。这几天我说的互换身份的故事,并无一字虚言。”

说完这些,她下意识地低了头,不敢再看段倚楼的双眼。

烟熏火烤的生死关头,当左思思发现自己脑中想到的人竟然是段倚楼时,她便意识到有什么变得不同了。这个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挤进了她的心里。可她根本不是柳月涵,也没有资格将旁人对她的爱据为己有。

话音落下,她却被段倚楼拥入怀中。

“傻瓜,你以为我是因为月魂蛊才回来救你的吗?你不知道,当我得知你不是柳月涵的时候,心里有多高兴。”段倚楼声音低哑,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正经,“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是为月魂蛊而来,可此刻,我心里记挂的只有你。对我而言,你就是你,柳月涵或者左思思,不过是一个名字。”

“思思,我们一起离开,远离江湖的是是非非,好不好?”

【六】江湖败类

两人星夜动身,却在近郊的小树林里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

这一次,来人可不同于上次那群酒囊饭袋的江湖二代,哪怕是不会武功的左思思,看到他们这架势,也知道都是不好对付的高手。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躲到了段倚楼身后。

谁料对方竟然直接无视她,反而扬起手中的剑指向了段倚楼!

“璇玑宫段倚楼,是你没错吧?哦,不对,璇玑宫昨日已经宣布将你除名,你现在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江湖败类,还不快束手就擒?!”

“我干什么了,怎么突然就成了江湖败类?”段倚楼莫名其妙。

“无耻恶徒,柳小姐已经将真相公之于众了,还想狡辩?!”

黑衣人说着,朝他扔过来一张江湖通缉令。段倚楼接过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那群黑衣人就扑过来和他打作一团。

左思思起初还躲在后面十分谨慎,但很快,她发现就算自己原地跳大神也不会有人看她一眼……这也太奇怪了吧,她好歹有着一张柳月涵的脸啊,这么看不起人的吗?

她大着胆子走上前,捡起掉在地上的通缉令,只一眼,就知道缘故了。

这张通缉令,竟然是柳月涵发出来的!

通缉令上说,段倚楼用了阴险卑劣的手段,在兰渊寺将几个竞争者赶走,然后自己则拐走了柳月涵,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试图逼出她体内的月魂蛊。还好她机智地拖延时间,并趁机逃走,才免此一劫。

柳月涵不仅第一次公开在江湖中承认自己体内有月魂蛊,甚至表示,谁第一个抓到段倚楼并将其带回,她就嫁给谁。

难怪人人都擠破头来抓他……

而正在此时,旁边传来沉闷的声响。左思思循声望去,只见段倚楼被击倒在地,无数闪着白光的刀剑指向他,不留一丝可逃之机。他本就身体孱弱,以一敌多之下,嘴角早已支持不住地渗出血来。

“走!”段倚楼捂住冒着鲜血的腰腹,目光却穿越无数人朝左思思看来,然而话音落下,终是体力不支晕倒在地。

左思思握紧了拳,顿了顿,却走过来冲蒙面人道:“各位大哥,既然我夫君被抓,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人改嫁,不如抓一送一,怎么样?”

就在刚才,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和柳月涵见面的情形。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bbin视讯国际登入 bbin视讯电子平台登入 bbin视讯电子游艺登入
通搏娱乐手机版客户端 亚洲太阳城申博 申博娱乐真钱三公 申博网上充值
pt电子app下载登入 百益彩票网登入 百益彩票app下载登入 TBK电子游戏登入
gp视讯官方网登入 bbin视讯亚游娱乐登入 ag旗舰厅网址登入 ag视讯官方网登入
ag旗舰厅官方网登入 ag视讯官方网址登入 ag视讯现金网登入 ag旗舰厅客服端下载登入
DC359.COM 193SUN.COM 297PT.COM 215SUN.COM 989XTD.COM
33sbib.com 517psb.com 183XTD.COM 8TFS.COM 132sun.com
587XTD.COM 777sbsg.com 118XTD.COM 205SUN.COM 101ib.com
XSB658.COM 517XTD.COM 519psb.com 79jbs.com 156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