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意这门亲事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画桥

简介:两年前,金羽卫指挥使方越蓁在江南抓了四处犯案的蛊雕,为了诱捕,“假公济私”让一个喜欢的女子和他拜堂成亲?‍?‍?‍?‍?‍?‍?‍?‍?‍?‍?‍?‍?‍?‍???‍?‍?‍?‍?‍?‍?‍?‍?‍?‍?‍?‍?‍?‍???‍?‍?‍?‍?‍?‍?‍?‍?‍?‍?‍?‍?‍?‍?。当蛊雕落网,女子明明喜欢他,却拒绝了他?‍?‍?‍?‍?‍?‍?‍?‍?‍?‍?‍?‍?‍?‍???‍?‍?‍?‍?‍?‍?‍?‍?‍?‍?‍?‍?‍?‍???‍?‍?‍?‍?‍?‍?‍?‍?‍?‍?‍?‍?‍?‍?。两年后,响彻京城的一声爆炸让他们再次相逢?‍?‍?‍?‍?‍?‍?‍?‍?‍?‍?‍?‍?‍?‍???‍?‍?‍?‍?‍?‍?‍?‍?‍?‍?‍?‍?‍?‍???‍?‍?‍?‍?‍?‍?‍?‍?‍?‍?‍?‍?‍?‍?。

【楔子】

沈主司高坐上首,愁眉不展地问道:“金羽卫的事情,你们谁自动请愿去调查?愿意的,明儿来给我回话。”

第二日,来上衙的人少了大半。

沈主司叹着气点了五个人去,还没到下衙时分,有三个吃坏了肚子和茅厕抵死缠绵。剩下的两个人,一个当着沈主司的面从房顶上摔下来断了腿,还有一个更狠,收拾武器时“不小心”拿剑捅中了肚子。

“就一个金羽卫,值得你们这么怕?谁能接下这次任务,回来后,副主司的位子就是谁的!”

我思索半晌,主动请命:“不如,就让我去吧。”

沈主司喜笑颜开:“乔霜,想不到你一个小小文书,竟有如此胆色。不过那金羽卫十分排外,你可有计?”

我脑子一抽,答道:“美人计如何?”

1.拜过天地的交情

金羽卫大门威严伫立,门上的九十一颗铆钉深入朱漆门墙。我抬头望去,腿有点儿颤抖。

此时虽然是正午时分,金羽卫街区也处于皇城周围,然而此地行人绝迹,似乎是被里头的气势所震慑,连鸟雀都不来安家。

大门外立着一块显眼的牌子,上书几个大字:宗务司与狗不得入内!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壮着胆子朝里面喊了一句:“开门!宗务司视察!”

里面久久没人应答,我上手去往里推门,推不开。

突然,门往外开了,我躲闪不及,被掀翻在地,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十分不雅。

从我这个角度,隐约可见门内为首那人着一身玄色长袍,目光清冷地向下注视着我。

此人正是金羽卫的首领,定国公世子,方越蓁。

“喀喀——”我被地上的灰尘呛着了,翻身起来,笑笑,“世子爷,你们这金羽卫的大门居然是朝外开的,稀奇稀奇,哈哈。”

方越蓁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讥讽,走到我身前,居高临下。

“哟,原来是宗务司的乔霜大人,大人登临我金羽卫,有何要事?”

金羽卫虽然隶属皇家军队,但从来都是自成一体,无人敢管。如果不是上元节夜出的这档子事,宗务司也不敢管。

我小心翼翼道:“世子爷,您看啊,前日夜里,百姓们都在看灯呢,您这金羽卫一声响彻全京城的爆炸声响,让百姓们造成了恐慌。朝臣们讨论后,觉得还是应该……应该派人来跟进一下情况。”

其实朝臣们的原话,是说金羽卫“胆大妄为”“无所顾忌”“成何体统”。但是这种话,我是万万不敢传过来的。

方越蓁听了我的话,浓密纤长的睫毛一扫,眼里泛出冷冽的光来,我的心随之一抖。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扫了两圈,看得我浑身冰冷,如同被天山上裹着寒冰之气的风刮过一样。我实在承受不住这样的目光,十分卑微地问:“世子爷,我方便……方便进去吗?”

方越蓁侧开了一个身位:“可以。”

直到此时,我才看清大门内的情况。

前日里,金羽卫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爆炸。当时巡城的军队不敢进去查看,此后金羽卫就一直大门紧闭,我还是第一个看到内里情况的人。

只见门内的地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砂石四散,周边还有金羽卫在清理。我迈步进门,一个不妨就被脚下的砂石绊倒了。

就在我的身体失去平衡,要扑入前面的大坑中的时候,方越蓁拦腰一抱,从后面搂住了我。

金羽卫们抬头,个个眼中露出惊异。一瞬间后,以发觉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怕被灭口的速度低下头继续干活。

方越蓁温热的大手还贴在我的腰间,炙热而紧密。我的心脏失去了控制,疯狂地跳动。

“怎么?还不动?想去坑里看看?”

我连忙站稳,方越蓁放开了手,背着手看向底下的深坑,主动解释:“前日夜里,爆炸声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你不是要来查吗?不如自己下去看看。”

我看着漆黑的坑底,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我转头,小心翼翼地抓住方越蓁的袖子,低声道:“你不陪我下去看看吗?”

方越蓁开眼皮,一脸嫌弃地看着我:“别拉拉扯扯的,我们很熟吗?”

“熟……可能是不大熟的……虽然全京城没几个人知道,但我……好歹是和你拜过天地的交情,你不会忘了吧?”

2. 作数不作数,我说了算

方越蓁还是一脸酷酷的样子,秉承了他一贯刻薄冷漠的态度,盯着我,一副“看你想说什么”的表情。

我能理解他的不快,因为朝廷中的部分高官都知道,金羽卫之所以不受管辖,是因为他们是专门处理棘手事情的一支卫队。因为其职责特殊,所以要便宜行事,行动自由。

如今派遣宗务司的官员来管,方越蓁肯定是不高兴的。

我赔着笑脸,一路跟在方越蓁的后面。他今日一直在处理填平大坑的事情,虽然没避讳我,但我还是一直都打听不出来金羽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不太敢直接和方越蓁对上,所以揣了一个从南洋商队里淘过来的烟斗,悄悄去找金羽卫的副指挥使——传闻他就好这口,打算从他嘴里套出一点儿有用的信息来。

可我刚迈进金羽卫的后院,就被方越蓁给逮到了。

方越蓁双手抱臂,悠悠地看我:“你干什么呢?”

我被吓了一跳,磕磕巴巴地道:“世子爷,你不是……去吃饭了吗?”

方越蓁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把我怀里的烟斗给抽了出去,毫不客气。

“打算给谁?”

被他一眼看穿,我再不敢隐瞒。

“许副指挥使?‍?‍?‍?‍?‍?‍?‍?‍?‍?‍?‍?‍?‍?‍???‍?‍?‍?‍?‍?‍?‍?‍?‍?‍?‍?‍?‍?‍???‍?‍?‍?‍?‍?‍?‍?‍?‍?‍?‍?‍?‍?‍?。”

方越蓁的眉毛挑了挑,目光充满鄙夷地盯着手里的烟斗,开口道:“哟,你对他了解够深的啊,看来我要请他这个副指挥使换个位子待一待了。”

我还没理清楚方越蓁这前后两句话之间的因果关系,他已经将烟斗收起来,一副不打算还给我的样子,对着我抬了抬下巴。

“说吧,想打听什么事,直接问我。”

我搓搓手:“这个……这个……关于金羽卫发生爆炸的事情,朝廷还是希望世子爷能给个确切的、合理的、对外的解释,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皇上不排除要裁撤金羽卫的想法。”

方越蓁听完我的话,揪出了一个让我诧异的重点。

“所以这就是你贿赂老许的理由?”

“啊?”我如鲠在喉。

“贿赂也不知道找对人,难怪两年过去,你还是个小小的七品官。”方越蓁清清淡淡地开口,又是一刀,插在我的心上。

“我……”

“宗务司派你来,给了你什么好处?”

“副主司。”

“一个副主司就值得你屁颠屁颠儿的,果然是只能有这点儿出息了。”方越蓁说着,还弹了一下我的额头,“我可是你拜过天地入过洞房的夫君,你舍近求远,是不是没脑子?”

“世子爷,当初这件事是权宜之计,不作数的。”

“作数不作数,我说了算。”

3. 我仰望他如仰望星辰

我和方越蓁,的确是拜过天地的。

两年前,方越蓁带着金羽卫,在江南抓捕蛊雕。蛊雕此人出身南疆,擅长用蛊毒,手段阴诡奇异。然而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爱好却与众不同,他专爱在新婚之夜抢新娘。

当地官府拿他没办法,只能求助于京城。那时方越蓁带着金羽卫几经抓捕,但蛊雕狡兔三窟,总有藏身之处。于是方越蓁就想引蛇出洞,亲自上阵,举办一场婚礼让蛊雕现身。

金羽卫从上到下都是大老爷们儿,找不到新娘,我当时正好在江南办差,就被方越蓁抓了壮丁。

当时我正抱着一堆菱角,正为提前完成了差使而高兴,猛然间看到方越蓁拦住去路,手里的菱角都掉到了地上。

“你被征用了。”

方大佬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锤定音。

我一个微末小官,被披上喜服,和光芒万丈的方越蓁站在一起。我犹记那晚,我一边咽口水一边听自己的心跳声,明显地听到我的心跳声已经大到将周围的一切喧嚣给压下去。

我们拜过堂,方越蓁没有牵着红绸,而是亲自牵起了我的手。

他在我的手心写字:别紧张。

虽然我知道,他是怕我露出破绽,但我的手心还是随着他划过的地方涌起一股热流。

年少成名,地位高贵,惊才绝艳,方越蓁身上结合了一切让人仰望的梦想。我站在他身边,卑微得如尘土。

可是在那一晚,我是离他最近的人。

任务进行得很顺利,在我们入洞房的时候,蛊雕果然出现了。金羽卫的天罗地网没有让蛊雕逃走,而在抓捕的过程中,方越蓁一直护在我身前,没有让我受到半点伤害。他注意到了我的害怕,最后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没有让我看见血色。

任务结束后,金羽卫匆匆将蛊雕押解回京。

回京半个月后,我因功升了半级,只是京中谁也不知道我们曾经拜过堂的事情。事情到这里,似乎已经尘埃落定,我和方越蓁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系。

两年间,我把喜欢他的心思藏在心底,仰望他如仰望星辰。

如果没有金羽卫爆炸一事,如果没有宗务司畏惧金羽卫如虎,我们可能再也没机会见面了。

看着我为难的模样,方越蓁还是告诉了我实情。

“你不是要调查爆炸吗?”方越蓁指着那个深坑,“这就是原本关押蛊雕的地方,上元夜的爆炸就是他弄出来的,他引爆了炸药库,然后逃走了。”

我的心狠狠地一沉。

果然是他。

4. 为什么要拒绝我

方越蓁对于我跟手跟脚很不耐烦,对我说:“爆炸原因你已经调查清楚了,可以走了吧?”

我小碎步紧紧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世子爷你想啊,这蛊雕出逃,肯定要再次作案,世子爷你有方案吗?不如我们再来一次如何?”

“再来一次?”方越蓁猝然停下脚步,我撞到了他的背。他侧身一抱,就把我抱在怀中,声音低沉地问我,“你想再和我拜一次堂?”

我盯着他的眼睛:“客观上来说,是这样的;主观上来说,不是的。我只是想抓住蛊雕。”

“那你不想和我拜堂?”

“我可能说得不太清楚,是……”

“想还是不想?”

“想。”

方越蓁得到了这个答案,满意地迈着步子继续走,我摸不准他的心思,试探道:“那世子爷,我去准备……”

“不必了。”方越蓁露出了我们再次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阳光下的白牙特别显眼,“我已经查探到蛊雕的行踪,可以直接抓捕。”

“你大爷……”我咬牙切齿,在方越蓁的目光警告下转了个弯,“可好?”

“蛊雕擅于用毒,听说他是南疆毒王的弟子,从小身上就被种毒,所以他的体液也是剧毒?‍?‍?‍?‍?‍?‍?‍?‍?‍?‍?‍?‍?‍?‍???‍?‍?‍?‍?‍?‍?‍?‍?‍?‍?‍?‍?‍?‍???‍?‍?‍?‍?‍?‍?‍?‍?‍?‍?‍?‍?‍?‍?。为了不波及周围百姓,我们会周密部署。你放心,我肯定会给朝廷一个交代,不让皇上为难,也不让你为难。”

他的最后一句,带着撩人的尾音,像指尖在琴弦上温柔地按住,余声回荡。

我问:“抓到蛊雕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方越蓁道:“按越狱罪论,处以极刑。”

方越蓁拒绝我继续留在金羽卫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但我还是不放心,我之所以来接受金羽卫的事情,就是担心爆炸是蛊雕闹出的动静。如今既然知道了,我须得盯着。我偷偷贿赂了副指挥使,得知了行动的时间和地点,早早地等在一户人家的房顶上。

这里已经被金羽卫悄然清场,听闻蛊雕就在不远处的一间院子里。

夜幕降临,我动了动已经麻木的小腿,不小心踹到了一片瓦,就有金羽卫飞扑而至,把冰冷的刀刃架在我的脖子上,低声呵斥:“什么人!”

这帮人以凶悍闻名,脖子上传来的凉意让我浑身冻住。我汗毛乍起,忽有一道声音如救世主般响起。

“她是我带来的,你们退下。”

金羽卫迅速撤下,我抬头,看到方越蓁站在房顶上,晚风吹起他的衣袍,遮住了我看蛊雕方向的视线。

我尴尬地和他打招呼:“世子爷,你可能不相信,但我的确是为了公务前来。”

方越蓁给了我一个“看你怎么编”的眼神。

“世子爷你想啊,蛊雕作为名震江南的厉害人物,他要作恶,不抢劫、不杀人,为什么偏偏抢新娘?说他劫色吧,可每次抢走了又送回新房,这不太对啊!”

方越蓁蹲下来打量我:“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蛊雕可能是有难言之隐呢?他有可能受过情伤呢?他毕竟没有伤人,处以极刑是不是太过了?”

方越蓁定定地看了我很久,看得我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就在我快承受不住的时候,终于开口了。

“乔霜,你有空关心别人,怎么就不能关心关心我?”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火光大起,蛊雕的惨叫声与金羽卫的呵斥声交织在一起。他牢牢地挡住我的视线,拦腰把我抱起,脚尖轻点,跃下屋顶,一如两年前的洞房花烛,他捂了我的眼睛,不让我看见血色。

晚风把他的低语送进我的耳朵里——

“两年前,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5. 你死了我还怎么活

方越蓁一句话,让我整夜都睡不安稳,我又梦到了两年前的情景。

当时蛊雕落网,方越蓁让其他金羽卫先行,自己留在了新房里,对我说:“我们已经拜过天地,成了夫妻,如果你愿意,我就带你去见我的父母,好不好?”

我被吓了一跳,方越蓁抓住我的手腕,指腹按压在我的脉搏上:“心跳不会骗人,你已经喜欢上我了,再不许拒绝。”

可我还是拒绝了。

尽管他说,他很早就注意到我了,被我谨慎中透着可爱的别致气质打动。

尽管他说,他从前就有一点喜欢我,新婚之夜看着我成了他的新娘,纵然是做戏,他也当了真。

尽管他说,我不用担心身份和地位的差别,他会安排。

尽管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让我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的心跳。

我不仅拒绝了他,还躲起来很久找不到人。这让他十分愤怒,也许是觉得颜面尽失,回了京城也假装不认识的样子,我自然也不敢上前去招惹麻烦。

次日醒来,我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去宗务司上衙。

衙门里提供早饭,我去了饭堂。吃到一半我抬头,见面前坐着有些严肃的沈主司。她一身官服,身姿玲珑,问我:“金羽卫的事怎么样了?”

沈主司巾帼不让须眉,短时间内就把一个小小的宗务司经营至与六部平齐的地位。就这份一大早就来询问我的敬业态度便能说明一二,让我这个成天混日子的小喽啰自叹不如,一边吃一边道:“已经解决了,估计今儿散朝就有说法。”

“行,我还没吃饭,鸡腿分我一个。”

我连忙把饭盆往面前一搂,笑眯眯地道:“别了,沈大人,后厨还有。”

“瞧你这股小气劲儿!”沈主司打趣了我几句,和我一起出了饭堂。可我们直到下衙时分也没等来消息,说是方越蓁今天压根儿就没上朝,金羽卫那边也是大门紧闭。

沈主司目光殷切地注视我:“可能还是需要你去看看,辛苦了。”

我揣着一颗兔子般的心上路,这回我学会了把大门朝外打开,只是里面没有了那个居高临下的身影,反而飘着一股药味。

我抓住一个金羽卫,提心吊胆地问:“怎么回事?”

那个人认识我,也未有隐瞒,道:“出事了!昨天把蛊雕抓回来后又被他给逃了,还伤了亲自押解他的世子爷,现在世子爷伤重……”

我的脑中“嗡”的一声炸开,已经听不见他后面说的话了。我凭着本能跌跌撞撞地往里面走去,在金羽卫的内堂看见了满身是血地躺着的方越蓁。

他面色惨白,眼睛紧闭,卷翘的睫毛在空中微微颤抖,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我肺里的空气一下就抽空了,如潮水般的情绪一齐涌上来,汇成一句惨叫——

“方越蓁!你死了我还怎么活啊,呜呜呜!”

6. 作假

我哭得涕泪横流、人畜四散、惊天动地、惨绝人寰。方越蓁可能是被我吵的,他先是动了动手指,然后动了动眉毛,最后坐……坐起来了?

“你没事?”我的嗓音都变了调。

方越蓁用没带血的手指揉了揉耳朵,皱眉,然而这眉眼总透露着一股压抑不住的笑:“被你吵得什么病魔都不敢近我的身了。”

他把“伤处”给我看,我这才看清,原来那些都是作假的。

方越蓁解释:“我如果不伤得重一点,蛊雕又怎么能放心地逃呢?”

我整个人像被人从冰水里拎出来,重新活过来一般,想扑过去抱住他,却谨慎地顿住脚步。

他的眉眼狠狠地一压,十分不高兴的模样。我赶紧岔开,道:“怎么回事?蛊雕真的逃了?”

“真的逃了,是我故意放走的。两年前抓蛊雕回来的时候,你不肯理我,我正烦着,所以没细想他的犯案动机。后来他一直安静地服刑,金羽卫案子又多,我就把他丢在了脑后?‍?‍?‍?‍?‍?‍?‍?‍?‍?‍?‍?‍?‍?‍???‍?‍?‍?‍?‍?‍?‍?‍?‍?‍?‍?‍?‍?‍???‍?‍?‍?‍?‍?‍?‍?‍?‍?‍?‍?‍?‍?‍?。如今我仔细考虑了你的话,他的犯案动机很可疑,的确可能如你所说,是受过情伤。我已经派人去江南细查……”

方越蓁着重在“情伤”上强调,仿佛是为了折磨我,抑扬顿挫的咬字格外明显。我心虚之下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头道:“世子爷明断。”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我陡然想起一件事,京城近日在修缮地下水通道,很多井窖都被打开。蛊雕浑身是毒,如果为了躲避追踪而进入了地下水通道,那岂不是全京城的百姓都要遭殃?我把担忧跟方越蓁说了,方越蓁道:“我已经和工部打过招呼了,封闭所有井窖,你不用担心。”

“呼……”我长舒一口气。

方越蓁冷眼瞧着我:“你倒是真热心,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蛊雕是你拜过堂的夫君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真是个记仇的人。

“那蛊雕现在会去哪儿呢?”我问。

“我细查过,蛊雕在牢里一直很安分,本来再关两年就能出来了。这次越狱,我们所有人都没料到。他在越狱之前唯一异常的行为,就是一个金羽卫押送犯人入地牢的时候,把一份京城官员的名册掉在了蛊雕的牢门前。”

我倒吸一口凉气:“你是说,蛊雕要找的人,是京城的官员?”

“是的。蛊雕之前从没来过京城,人生地不熟,之前在慌乱之下闯进别人的院子还被我们逮到了,这次定不会鲁莽。他会事先查到要找的那个人的住址,吏部他不熟,唯一能找的地方就是金羽卫。我在资料室设了埋伏,只要他找到那个人,我就将他拿下,到时候再以那个人的名字审问他,齐活儿。”

我反应了一瞬,倏地站起来,拉着方越蓁就往外跑。

“不!他不会来金羽卫!他没那么聪明,想不到灯下黑!他会去闯吏部!”

7.蛊雕的新娘

我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方越蓁还在后方吩咐集结金羽卫人手,快速吩咐了几句后立马追上来。我们奔袭至吏部门口,果然见着官员们都躲了出来,里面一片狼藉。

蛊雕已经走了,留下翻乱的一地资料。我心中大急,蹲下身就要找。还是方越蓁稳得住,出去喊了吏部的人进来,不一会儿就发现了问题。

“丢失了宗务司宿舍的地址页!”

我心中一冷!

宗务司……多是高官子弟任职,家中非富即贵。整个衙门里能接受宿舍条件的,住在宿舍的除了没钱的我,就只有……勤勉朴素的沈主司!

她是个弱女子,不会武功,对上蛊雕,九死一生!

方越蓁掉头就要走,我顾不得礼仪,大庭广众下拉了他的手。

“世子爷,带我一起去!”

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停顿一瞬,然后无条件地相信了我,把我抱上马,策马朝着宗务司的宿舍飞奔而去。

我们在暮色降临的时候到达,正好看见蛊雕挟持着沈主司出来。

蛊雕见着我,目光中有震惊。我连忙道:“你快放开她!不能一错再错了!”

他一身狼狈,神色坚毅,钳制住沈主司的手却没有松动分毫。他道:“乔霜,想不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我明显地感觉在马上抱着我的方越蓁的身子一僵。

我顾不了这么多,翻身下马,冲进院子,大声道:“你快住手!别伤害无辜的人!”

蛊雕道:“你走开,我不想……呃——”

他的身子在我的面前倒下,背后露出了沈主司手里的一把刀,刀刃上还带着血迹。

沈主司吓坏了:“我没想到……他突然就冲进来……我只能随手抓了防身的匕首,趁他和你说话分神的时候……”

我急忙打断她:“你快把匕首丢掉!看看你手上有没有沾血!他的血有剧毒!”

沈主司丢了匕首,视线却越过我,看向了我身后。

我回过头,看见方越蓁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冰冷。

“我从前就在怀疑,为什么蛊雕总抢人新娘,他是不是在新婚之夜受了什么刺激。我派人在江南寻摸良久,今天终于得到消息,蛊雕,曾经成婚,但他的新娘在新婚之夜跑了。”

方越蓁一步步靠近我,把我抵到墙上:“你为什么那么担心蛊雕?那么了解蛊雕?乔霜,你告诉我,是不是蛊雕来宗务司宿舍,要找的不是沈主司而是你?是不是两年多以前,逃走的蛊雕新娘就是你?”

我咬紧嘴唇一言不发,他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子,在我的心头慢慢割磨,我的眼泪喷涌而出,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求求你别问了……”

这句话点燃了他的怒气,我在他的眼里看见了升腾的熊熊怒火,他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好啊,我就说你为什么和我拜了堂却不肯承认呢,原来是和你拜堂的夫君另有其人啊!”

我承受不住,“扑通”一声跪在了方越蓁面前。

“求求你放了他,他的罪过,由我来承受。”

方越蓁的怒火突然爆开,他抽剑朝着我刺来。我吓得赶紧闭上眼,只感觉脸上有冰冷的剑气呼啸而过,冷意刺入耳尖,从脑海入侵全身,久久地回荡。

睁开眼时,他的剑已经刺入了我身后的厚石砖里,而他的眼神也已经由愤怒转为哀伤。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算了,你们走吧。”

“世子爷……”

“滚!”

8.和我拜过堂的只有你

蛊雕身上的刀伤不重,简单地包扎过后,我就带着他上路了。

他一路上分外沉默,只问了我为何要替他担罪。我想了很多说辞,最终还是无法宣之于口。

除了与他的情谊,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做给方越蓁看。我担罪,不是入狱就是让他死心,哪一条都能划清我和他之间的界限。

离开京城的一路上,我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知道,须得做一个了结的?‍?‍?‍?‍?‍?‍?‍?‍?‍?‍?‍?‍?‍?‍???‍?‍?‍?‍?‍?‍?‍?‍?‍?‍?‍?‍?‍?‍???‍?‍?‍?‍?‍?‍?‍?‍?‍?‍?‍?‍?‍?‍?。这日在客栈里,我给蛊雕下了安息药,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果然,黑暗里无声地出现一个身影。他腰上佩戴的玉诀反射着月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别样的清冷。

我点了灯,照亮他俊朗的容颜,低声叫道:“方越蓁。”

“和心爱的人双宿双飞,便学会不客气了?”他的脸在烛光中阴影分明,格外幽深。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问他会不会难过,问放了我们他会不会被降罪,问他怎么承担放走一个越狱犯的后果……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毫无用处,我想给他赔罪,矮身就跪了下来。

可还没等我的膝盖触碰到地板,方越蓁就把我给提了起来,他的手抓住我的肩,炙热的气息靠近,两个人的心跳混合在一起。这一刻,暧昧的气氛燃烧至顶端,方越蓁欺身就把我顶到墙上,不管不顾地将嘴唇覆下来。

我急忙一躲,他的唇就贴到了我的脸颊上。

方越蓁捏住我肩膀的手狠狠地一缩,我疼得叫出声来,他才愤然地放开。

“我就这么不得你的喜欢?吻你一下也急着躲开?”

我的眼泪滚滚而下,抱着身子缩在墙角。

“你别说了,是我对不住你……”

方越蓁极惨淡地笑了一声:“连话都不肯说清楚,你果然是不喜欢我的,可怜我还自以为是了那么久。在京城的两年,我天天都盼着你会来找我,每天都在失望中入眠,又带着希望醒来,日复一日……”

说到这里,方越蓁的情绪激动起来,喘着粗气:“我到底有什么不好?那个蛊雕又有什么好?”

我哭得不能自抑,他的痛苦又何尝不是我所经受的?那种滋味我很清楚。我心软了,抽泣着透露:“蛊雕……没和我拜过堂,和我拜过堂的只有你,我和蛊雕……只是故人而已……”

方越蓁语气冷硬地道:“你不必安慰我。”

我知道,能让方越蓁不难过的,只有一句“我喜欢你”。可是放在我们之间,不说才是为他好。他总会忘记我的,时间总会抹平他的不安。他总会有娇妻美眷,会幸福一生。

他最好是忘了我。

我擦干眼泪道:“你一路跟过来累了吧?今夜你可以在这里休息,有什么话就一次说完吧。”

方越蓁沉默了一会儿,我以为他要发脾气,没想到他又揪出一个令我诧异的重点。

“你知道我一路跟来?”

“对,我学了些追踪之术。”

“那也不可能,以我的功力,不可能让你察觉到。你察觉到的人不是我。”

我愣住,带着泪花看向他,烛光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屋顶上有轻微的动静,我和方越蓁同时反应过来。我先一步把他推入床帘后面,看向从窗外翻进来的人影。

一身黑衣劲装,身材玲珑有致,沈主司的眼中泛着幽冷的光。

“乔霜,你不该管蛊雕的。”

我脑中闪过有关沈主司的片段:两年前从江南调至京城……政绩卓越……从来单身……

我一直以为蛊雕要找的京城官员是我,他得知了我在宗务司任职,想借由我免去责罚,或者牟取其他利益之类……

直到此时,我才迟缓地反应过来。

“蛊雕两年前逃走的新娘,是你?”

9. 是不是我也犯了和蛊雕一样的错误

她承认了。

“和他相恋,本就是一个错误,好在我及时终结了这个错误。只是如果让人知道我曾经和他拜堂,我的仕途也将到此为止。你在宗务司应该知道,宗务司在我的带领下越发进益,再过十年,不……五年,宗务司肯定能凌驾于六部之上!可是蛊雕不仅逃了出来,还来找我,天真地希望带我走!乔霜,你觉得我会留蛊雕和你这个隐患吗?”

我沉声道:“他可没跟我说过和她成亲的人是你。”

她的眼神变得阴鸷,道:“他现在不说,那以后呢?他总会说的。对不起了,我今天必须解决了你们俩。放心,我会为你们收尸的!”

沈主司的剑刺过来,我惊觉她的武功竟然如此高深。躲在帘帐里的方越蓁伸手一拽,我才脱离危险。

“世子!”沈主司惊异,然而手下动作未停。只是她并非方越蓁的对手,十招之内就被方越蓁制服了。

看着沈主司被制服后依然倔强的神色,我的怒气终于涌上头,斥责她:“你难道问心无愧吗?蛊雕为了你抢新娘,为了你蹲牢房,为了你逃狱,为了你,他此后一生都无法生活在阳光下,你居然还要杀他!”

“可是他从来没问过那是不是我想要的!”沈主司的脸上终于有泪落下,“新婚那晚,我得知真相,愤怒之下说我会嫁给别人,不会嫁给他,让他别盼了!可是他竟然因此抢别人的新娘,抢走确认那不是我后再送回去!可是他有没有想过,我供职于朝廷,他却成了罪犯,以后怎么可能走到一起?他的行为太幼稚、太可笑了!”

在她的抽泣声中,方越蓁转头朝我看来。

他的目光渐渐清明,问我:“是不是我也犯了和蛊雕一样的错误?”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一紧。

“我从来没问过你的想法,只认为拜了堂就该在一起,互相喜欢就该在一起……不……我现在都不确定你喜不喜欢我了……”

我泪盈于睫,还未来得及说话,模糊的泪眼中,沈主司突然觑见了方越蓁晃神的工夫,越过他,把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冰冷的刀刃带来刺骨的寒意,方越蓁的喊叫声同时响起。

“乔霜!别乱动!”

我睁开了眯着的眼睛,沈主司此刻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她道:“世子爷,请你现在把蛊雕杀了,并立誓隐瞒此事,并在皇上面前推荐我,我便可以把乔霜放了。大丈夫一言九鼎,想来世子爷立下的誓言也不会违背!”

我对沈主司道:“你休想利用我威胁他做任何事!他可不像蛊雕……”

我的话音未落,方越蓁就已经拖着昏睡的蛊雕过来了。

我的脸好疼。

方越蓁把剑架在了蛊雕的脖子上,看得我心惊肉跳的:“方越蓁,不要为了我杀人。”

我微微侧头,问沈主司:“你真的舍得杀他吗?”

“当然舍得!这样浑身都是毒的人,留在身边就是祸害!成亲之前他还一直瞒着我,新婚之夜他才告诉我,他的体液里全是毒素!就连亲吻也会让我中毒!如果是你们,你们能忍受吗?”

我沉默下来,方越蓁却愣了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他的目光掠过我和沈主司,淡然又笃定地说:“我能忍受。”

我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泪眼蒙眬中,我看见方越蓁的眼神中饱含鼓励地看着我,用唇语说了一句:小心些。

我侧头,让沈主司手中的利剑在我的脖子上划了一刀,血飚出来,溅到她的脸上,她立马捂着脸痛苦地倒下了。

方越蓁连忙接住我,下意识地想捂住我脖子上的伤口。我连忙后退,包扎好后才敢近身。

我朝他一笑,酸意控制不住,感动又欣喜,眼睛里有泪花涌动:“你别过来,我避开了要害,没事。”

方越蓁似乎想像从前一样骂我几句,可是终究没忍心,眼神里的心疼让我动容。他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直到刚才我才反应过来你不肯接受我的真正原因。”

只不过是凭着沈主司的一席话,以及我们从前相处的点滴,他就猜到了我的来历,我不由得再一次感慨方越蓁的聪明。

“我和蛊雕是同门,从小我们身上就被种了毒,不能与人亲密接触,唾液交织会让对方中毒,血液的毒性更大,普通人甚至不能接触……所以我们不能与人同桌吃饭,不能和心爱的人接吻,不能厮守终生。方越蓁,知道了这些,你还要和我在一起吗?”

方越蓁轻轻叹气。

10.男人最痛的事

蛊雕和沈主司都被押送回了京城,沈主司是刚离开病床就要去牢房。而蛊雕,方越蓁看在他和我是同门,而且没有危害到百姓性命的份上,求皇上饶了他的性命,只是加了十年监禁。

我在牢门外叮嘱蛊雕:“师兄,世子爷以后会为你争取戴罪立功的机会,你要把握,尽量减刑,早些出来。”

他惨淡地笑了笑,道:“师妹,谢谢你。她……怎么样了?”

我如实告知。

蛊雕长叹一口气,说:“她捅我一刀的时候,其实我知道。我没有防范,就是想知道她是不是真这么绝情……”

这个从前叱咤南疆的人物,此刻眼角居然出现了泪花。他闭了闭眼,又睁眼,朝着我笑道:“师妹,我真羡慕你,世子为了你,居然愿意去找师父种毒,他知道那个过程有多痛苦吗?”

我的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有多痛苦,也比不上和乔霜分离的痛苦。”方越蓁手上多了一件披风,细心地为我披上:“走吧,我们该上路了。”

南疆路途遥远,在路上,我说起了从前在南疆的经历:“师父自小收留我们俩,我与师兄的关系就和亲兄妹差不多,只是后来我喜欢上读书,十几岁就离开了南疆,不知道他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两年多以前,我收到他一封信,说他找到了心爱的人。我去江南办差,本是想参加他的婚事,可在路上耽误了一点时间,错过了他的婚期。及至江南,已经听说他四处抢新娘的消息了,还没等我找到他,就被你征用了。”

“蛊雕对你很好?”方越蓁掩饰不住话里的醋味。

我笑了笑,轻声道:“嗯,很好。小时候师父管我们管得严,可是我又老想跑出去,师兄每次都受不住我的请求,带我出去,回来又一声不吭地挨师父的责罚……”

方越蓁幼稚了一回,信誓旦旦地说:“我以后肯定对你更好。”

可就是这样好的方越蓁,我舍不得让他受苦。一路上我给了方越蓁无数次反悔的机会,劝他道:“虽然你种毒之后会成为与我一样的体质,但成人的经脉和血液已定性,种毒的痛苦不仅比我们小时候要难受十倍,而且还可能于你的功力有损……”

“一个女婿半个儿,一个徒婿也算半个徒弟,南疆毒王应该会答应给我种毒的吧?”

他很坚决,担忧的只是种毒是否顺利。我心里柔情百转,最终只能随他去了。

方越蓁躺在船上,头顶是无尽的星空。他笑道:“你知道男人最痛是什么吗?”

我的目光缓缓移向他的身下……被他一瞪,又移了回来。

方越蓁摸摸我的脸,轻叹:“是看得见,吃不着。”

赞 (4)
网站地图 gp视讯网址登入 gp视讯app下载登入 ag旗舰厅官方代理登入
在线娱乐平台 申博网上真钱博狗 申博菲律宾客户端 太阳城官网网址
568专业彩票游戏直营网 蒙特卡罗网上游戏直营网 天天彩票登入 万利彩老牛直营网
ag旗舰厅手机版登入 ag旗舰厅游戏登入 ag视讯游戏网站登入 ag旗舰厅客服端下载登入
ag视讯客服端下载登入 ag旗舰厅申博登入 ag旗舰厅平台登入 ag旗舰厅充值中心登入
XSB345.COM 1111ib.com 11sbsg.com 658PT.COM 898cw.com
313sunbet.com 219SUN.COM XSB178.COM 756SUN.COM 353SUN.COM
99sbib.com 558jbs.com 886XTD.COM 22sbsg.com 218sunbet.com
588XTD.COM 384xx.com 177TGP.COM 198jbs.com 133TGP.COM